关于盆景舍利干的深层思考_栽培制作__PenJing8|盆景吧
推广 热搜: 树桩盆景  黄杨盆景  榕树盆景  盆景嫁接  榆树盆景  石榴盆景  罗汉松盆景  银杏盆景  树木盆景  微型盆景 
盆景选购 2000元内 5000元内 1万元内 5万内 10万元内 50万内 100万内 100万以上

关于盆景舍利干的深层思考

   日期:2017-06-19 18:45:00      浏览:36    
核心提示:近年来,中国盆景界炒得最热的一个词莫过于“舍利干”,最新潮的树干修饰方法,莫过于舍利干的制作。盆景制作者已经不仅限于对美妙枝法、根法的追求,更将视角扩大到了对树干的修饰上来,追求树干的自然美创造,
关于盆景舍利干的深层思考

■河南  冯如林
 
   近年来,中国盆景界炒得最热的一个词莫过于“舍利干”,最新潮的树干修饰方法,莫过于舍利干的制作。盆景制作者已经不仅限于对美妙枝法、根法的追求,更将视角扩大到了对树干的修饰上来,追求树干的自然美创造,强化树干的造型章法,进一步突出树干在盆景制作中的中坚地位。以往树桩盆景中遗有的毛桩茬口,残干朽木,让人感到了丑陋、匠气;主干部分无法弥补的先天不足,让人感到了无奈。于是,舍利之法,不胫而走,这种由日本舶来的东西,经过我们的艺术大师们的参悟,正逐步在中国文化的浸润中金身再塑,在自然界山川庙宇的古柏感召下脱胎换骨,一种表达中华民族气质精神的古柏舍利之法,日趋为大众所青睐,正在成为盆景制作中枝法、根法之外的干法,这就不能不引起我们更深层次的思考。
 
   一、舍利干的界定及其人文精神
 
   舍利一词,本源于佛教,乃佛骨中有灵性之物,禅心所集,火焚不灰;意念所聚,亘古不化。在盆景制作中,为了使外露的枯木不风化朽腐,人们通过一种特殊的方法使其白骨化,称之为舍利;当然也包括人们为了追求某种高古苍老的意象而人为摹仿自然枯木所雕刻制作的部分。甚至后者常常成为舍利干制作的主流。舍利一词形象生动,耐人寻味,它不仅表达丁一种方法,而且向人们展示了一种人文精神。我们很难了解日本人的心态,但就我们的一些参展作品看,经过消化后的舍利之法除了防腐的作用外,同时把佛教中的静穆、迥异甚至神圣的蕴昧和中国文人的孤傲、高沽、甚至狂妄的格调谐和在一起传达给了欣赏者,增添了树桩盆景的欣赏亮点,这样,无形中就界定了舍利干的表现范围及其人文精神。
 
   二、舍利干是发展精品盆景的必然产物
 
   上个世纪90年代后,一些有思想的盆景艺术家们逐渐开始用自己独特的造型语言向盆景界展示自己的作品,一些表现乡土风貌和民族精神,且具有浓厚文化气息的作品脱颖而出,为盆景界带来了勃然生机,像《古木清池》、《眠柳惊风》、《海风吹拂五千年》等一大批脍炙人口的作品带动了中国盆景的蓬勃发展。为了适应新形势,盆景制作也涌现出了许多新的方法,如湖北的风吹式、河南的垂枝式、江浙的散片式等等,甚至从布根、摆件、配石、水岸等都有了较大突破。然而,对盆景的主要观赏部分——树干的处理,几乎仍停留在原始状态:能触伤使其增粗,凿洞以成马眼,主干斜截使其顺接,或剖干、斜锯强行拿弯等,即为上上的饰干方法。这不仅无法与国外盆景饰干技能相抗衡,同时也和我们盆景事业的迅猛发展很不协调。
 
当《莅木盆景》杂志1998年第5期以两整版介绍木村正彦的柏树盆景时,那种盘缠扭曲、枯荣相彰的风格带给中国盆景界一个不小的震撼。震撼之余,立即反驳者有之,不以为然者有之,但真正有思想的艺术家却开始了深刻的反思——对中国盆景饰干方法及其人文精神的反思,对中国盆景充满挑战的前景的反思。正是当初有这种反思,故而后来才有木村正彦来中国的技艺制作表演,台湾郑诚恭在杭州怡然园操刀展示,王选民大师也正是在这种反思中坚定了他的盆景创新之路,开创了中国盆景饰干方法的新局面。
 
   舍利之法,其本意应该是对树干形式美的一种追求。其过程首先是把树桩养壮盘熟,根深叶茂后才有加工的可能性。除腐木,杀虫菌,阳刚之气充盈,朽暮之态顿失,其结果不仅是完成了树干形式美的制作,同时也是对树干枯木的一种保护。没有制作过舍利干的人,体会不到其中的乐趣。当你经过几天的辛苦,一点一点地把你长期构思的意象在一棵荒桩柏树上化为现实后,你会沉浸在疲惫、幸福与欣喜之中。然而,时间会给你更大的欣喜,当你看着一条条褐红色的水线渐渐隆起于白骨之上,蜿蜒于绿叶之间,人为的疤痕消弥于无形,高仿自然的钟灵神秀凸现无遗,你难道不觉得神奇?
 
在河南省第六届盆景展上,笔者再次欣赏了王选民大师的制作表演,并有幸与大师长夜谈艺,当问及他对柏树盆景及舍利干制作的看法时,王先生再次向我们展示了民族文化积淀对盆景制作的指导意义。他认为,作为中国盆景人,继承中国传统文化是最基本的素质要求,只有在民族文化的熏陶下才能培养出正确的审美观,而正确的审美观恰恰可以左右一个艺术家的艺术取向。

 
所以他说,他的老师,是中国文化,是透过中国传统文化折射出来的汉唐古柏,以自然为师,永远不会错。好个以自然为师,善画耆,大都以造化为师,“天之所生,即吾之所画也”,古人论画的妙理与大师制作的心态如出一辙,可见师法自然的重要性。我们崇尚自然,自然界里那些虫蛀蚁咬、风欺雨浸形成的疤洞,不正是我们改造截面,雕饰树干,创造高古形象的蓝本吗?
 
从《花木盆景》杂志盆景赏石版2003年第10期上所选登的中岳将军柏的形象,不难看出,古柏的天趣神韵所表达的孤高苍然的气节,刚毅博大的精神,不正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民族之魂吗?这才是我们的艺术家在制作舍利干时应该悉心体察的造化啊。舍利干,作为一种饰干方法,在表现古柏盆景上效果突出,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由柏树本身所具有的自然属性所决定的。
 
 
首先它的本质极耐风化,数百年不朽,其次它的骨化特征十分明显,且与红皮绿叶相谐和,但它作为一种饰干方法在杂木类树桩盆景的造型中同样重要。我们可喜地看到湖北盆景界在对对节白蜡的截面、疤口及枯干的处理上,运用自如。河南中州盆景界在对黄荆自然形成的枯面的造型上,特别是对柽柳裸骨部分的保护上,都做了很好的尝试。山东人对石榴古干的加工,同样运用得很好。可见饰干之法,舍利之巧,已经逐步成为松柏造型乃至杂木类树桩盆景造型中的重要方法,也正在成为盆景造型中同枝洼、根法同样重要的干法,成为制作精品盆景的必备条件。
 
   三、舍利干的深层思考
   日本人把佛教中的舍利引入盆景,是盆景精品化的必然,也是日本文化和人文精神的结晶,台湾的盆景制作者,面对曲屈如龙的真柏,推而进之产生了丝雕技术,在舍利干的制作上同样是对盆景制作的贡献。我们怎么办?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所具有的强大的淘漉、雕塑和同化功能同样可使其洋为中用。
 
花木盆景》杂志上连篇刊登大师们制作舍利盆景的制作及制作思想已经给了我们明确的答复,各种表现高古、静穆的柏树甚至杂木盆景在大展中脱颖而出,同样是对舍利干很好的诠释。当然也不否认目前舍利制作中的跟风与盲目现象,但这种追求优秀方法的热情和对精品盆景的渴望不正是中国盆景发展的强大动力吗?值得我们深层思考的,不仅仅是舍利干本身,而是这种制作之法所带来的创新理念。创新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诗境画意是盆景之神,蟠缠雕凿是制作之法,大师们的成功无一不是法与神的完美结合。
 
张尊中种果树,种出了一片自己的新天地;赵庆泉靠一个意境,摆出了水旱盆景的无限风光;贺淦荪靠枝法成就了动势盆景;王选民凭借对柏树盆景舍利干的禅悟,不单向我们展示了汉唐古柏的风韵,更向我们表达出了中华民族傅大、刚毅和自强不息的精神……成功的光环多彩眩目,但他们成功背后的东西是什么呢?这才是应该引起我们深层思考的课题。  

        今天的流行必然是明天的传统,谁走不出大师的光环,谁就成不了真正意义上的大师。
>更多关于舍利干盆景的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Processed in 0.168 second(s), 20 queries, Memory 2.55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