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悦榕庄酒店是未来花园最大的建筑体量

日期:2023-10-25 22:13:03     作者:关飞    浏览:0    
核心提示:悦榕庄酒店是未来花园最大的建筑体量,它取意阳山碑材如石塅般架空于矿坑之上,建筑形体与原有的矿坑基地脱开,使得原有的崖壁和地势能够保留。巨石架空的态势,亦让人联想起搬运矿石的艰辛
架空的巨石

悦榕庄酒店是未来花园最大的建筑体量,它取意阳山碑材如石塅般架空于矿坑之上,建筑形体与原有的矿坑基地脱开,使得原有的崖壁和地势能够保留。巨石架空的态势,亦让人联想起搬运矿石的艰辛,我们通过在石塅上凿开洞口,形成115间客房,使得酒店客人能够体验“穴居式生活”;而酒店的公区大堂形似一块大石,与南侧崖壁遥相呼应,它是悦榕庄酒店群体最突出的造型(图14)。

悦榕庄酒店是未来花园最大的建筑体量
 
如何实现巨石的架空是个难题,由于其场地位于未来花园东侧坑底,施工场地狭小且可进入的施工道路只有一条,这给施工进度带来了困难,也是设计要解决的首要问题。为了减小建筑的体量,使其不会在矿坑环境里显得过于突兀,在设计中将客房楼分解成3个条带,它们相互错动置入矿坑,形成如同南侧崖壁般退台的态势,每一组客房都面向西南,拥有最佳的景观视野(图15)。

 
酒店大厅悬挑出崖顶,这里是最好的夕阳观赏点。为了减少建筑对矿坑底部环境的破坏,每一个客房楼都有独立的结构支撑体系,对比于混凝土结构,钢结构的深化及加工都在工厂进行,这也大大降低了现场施工的难度。通过钢结构析架转换让客房楼的落柱点最少,酒店的附属功能都嫁接在钢柱之间、架空在崖壁挡墙之上,这样也进一步节省了地下室施工的时间(图16)。
 
设计的第二个难点是外墙材料的选择。由于接待大厅、客房楼均被架空于高崖,在矿坑困难的施工场地条件下,外幕墙的施工作业面高且险,需要更轻更大的板块便于快速拼装,减小误差。由于石材幕墙的单元板块过小,安装的时间会过长且拼接精度很难保证,这使我们很早就放弃了石材,取而代之的还有蜂窝铝板或U日PC(超高性能混凝土)板块这2个选择。
 
  悦榕庄酒店是未来花园最大的建筑体量
 
铝板的问题是质感过于精细,与我们的设计立意不吻合,我们需要看起来更重、更拙的材料,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最终选择U日PC单元式幕墙作为外墙材料的原因:一方面它的混凝土肌质可以在工厂通过模板塑形养护的方式形成很自然的混凝土裘面;另一方面单元式背负钢架式的U日PC板块本身很轻,便于吊挂安装。为了解决板块拼接在工艺上的误差,我们设计了槽形干粘石裘面的混凝土肌理,槽的宽度与搭接缝宽一致,这样板缝在视觉上消失了,板材裘面的整体感也加强了(图17)。
 
在建构逻辑上,我们并不希望这个建筑被误认为是一个混凝土建筑,我们更希望建筑能暴露其钢结构外挂混凝土表皮的真实构造:一根根黑色的钢柱被黑色金属拉板网包裹,像是一架架采矿支架,撑起了巨大的混凝土石条。当我们到达坑底仰起头时,必定会被这场景所震撼:黑色的钢柱,黑色的楼层桁架……就像是面对一个人造人,它揭开了皮肤,让我们看到钢筋的骨骼和电路的血管。真实结构所带来的冲击力远大于表皮,在巨构之下,人显得如此渺小(图18)。

悦榕庄酒店是未来花园最大的建筑体量
 
绿色就是希望,我们在这里种满松林,让客房楼架空在树梢之上;我们在钢柱网板的下部种植爬藤,希望绿植能够爬满巨大的钢桁架;我们在柱间吊挂栈道,让人们可以通过这个丛林小径回到客房;我们甚至希望鸟群能在这里筑巢,一阵风吹过,空气是潮湿的……也许这才是通向未来的花园,我们心中的矿坑已重生(图19)。
 
7结语
 
虽然孔山矿的百年历史向我们揭示了漫长的人工挖掘对于环境的破坏,但这显然并不意味着人类要退出自然,回到莽荒。中国传统园林的经验告诉我们:人工也不是自然的对立面,园林不排斥建筑,自然不反对人工。
 
 
作为一个人的花园,人们对于“未来”充满了想象。在未来花园的建造中,我们尝试平衡人工与自然的关系,自然可以人工化,人工也可以自然化。我们应用新工艺和新材料,很多时候工程师在引导着建筑师前进。
 
当工程学将新技术推向某种极致的时候,建筑师们却并不希望将这些人工之物极大化,相反我们力图在材料中发现人性、在空间中寻找人的尺度、在人工中发现自然。

悦榕庄酒店是未来花园最大的建筑体量
 
最终,我们的未来花园要交回给自然,交回给巨大的崖壁,这片漂浮的湖水不应是一尘不染的工艺品,随着时间的推移,水体应该能够接纳绿藻,不锈钢裘面会慢慢变暗,亚克力池底不再彻底透明。也只有到这时,我们的设计才真正回归了自然(图20)。
 
致谢:感谢建筑师周益琳、结构工程师王载、幕0工程师孙洲对本文写作及数据收集提供的帮助。
 
>更多关于未来花园建造纪事的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