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盆景艺术怎么柳格造型的方法 - 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一个免费分享 盆景图解的网站
PenJing8|盆景吧

岭南盆景艺术怎么柳格造型的方法

   日期:2013-04-09 16:28:00      浏览:32    
核心提示:岭南盆景艺术造型历史悠久,“柳格”的造型也不是现在独创。不过,能象上述运用“柳格”所表达出各色各样的形态造型,应用到众多树种中去是前所未有的,不是创新,也是发展吧!但无论怎样,继承岭南盆景艺术的宗旨不能变,

岭南盆景艺术的“柳格”造型

江门 新会 叶以健

“柳格”,可理解为柳树的性格,柳树的形态,柳树的特色。盆景艺术通过它的风格特点,塑造出有代表性的构图造型,俗话说,以它为榜样(见图照1、2、)。“柳格”,本身是无形的意境神韵表达,就象人们常说的“松格”、“梅格”、“木棉格”、“榕格”的同一含义,通过制作者的构图营造出来,使人一看感觉到具有柳树的特点。它代表着一种下垂,随风荡漾,轻盈,阿娜多姿而又高雅的动感盆景。不但是柳树本身的造型,而且已经移植到各树种造型构图中去,有所发挥,有所创新。试述如下:

岭南盆景艺术的“柳格”

一,松树的“柳格”造型

韩学年先生的山松作品《松风柳韵》大家都很熟悉,本刊也有刊登过。从命题中的“松风”就知道他是以松树的风格为主体,来表达出柳树的神韵,故名为《松风柳韵》。众所周知,松树的风格刚贞不屈,抗风傲雪,清高脱俗,而又是大自然斗争的勇士,得到历代文人雅士称颂。相松、品松、敬松、学松、颂松形成一种风尚。柳树恰与此相反,它以柔顺的姿态,降风泄雨。荡漾的柳枝,逆来顺受,保持不折。

下垂的姿态以示温柔体贴、皓洁,比似人间温馨、和谐、善良的一面。所以松与柳形成明显的反差(请参阅【中国花卉盆景】,1998年第11期《山松盆景艺术的“反差”》)。制作者利用这种反差,加深了艺术感染力。看了作品,感到很“别”(特色),别在哪里呢?别在反差,见图照3。

岭南盆景艺术的“柳格”


图照3  山松《松风柳韵》韩学年制作
及其局部放大图照

又如韩先生另一山松作品《九天潜翠》,乍看似悬崖式,其实并非是悬崖式作品。制作者构思利用悬空的空间位置,有意识地制造动感荡漾的有利条件,使枝条甘心情愿下垂,没有求生向上的反抗欲望,表现非常顺从,它与悬崖式造型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神韵的区别)。因为它是山松,不能离开松树的气节,所以从树的根头出土,到树干的走向,都充满了坎坷曲折回旋的生存斗争历史遗韵,勇士般的根基与道路,支撑着(或说蕴藏着)人间的温馨——柳韵(比喻),见图照4。

岭南盆景艺术的“柳格”

 

 

二,迎客式的“柳格”造型

笔者的拙作罗汉松《请》。迎客式造型屡见不鲜,以柳树风格塑造迎客式造型,可为特别。迎客式造型取意于黄山的迎客松,造型型式移植甚广,模仿者众(请参阅【中国花卉盆景】2005年第12期《“迎客松”的移植与演练》)。笔者不满足于此,把“柳格”的内涵融会中去,其构思想法有:

1,要求“柳格”的外在形态神似。大家都知道,迎客式的构图特点是一条合符比例的大飘枝,以及笔直端庄的躯干(中轴线直侧可),形似彬彬有礼的迎客史者,挥手致意:光临......;请进.......,请坐.......;请品尝......等,客好的意境神韵,含义深渊。所以,在构图上神似才能联想,但不能太“实”(太实就会变或象形树),呆板、腻滞、公式化。

2,注入活力,搞搞新意思。岭南盆景艺术的迎客式造型已有很悠久历史了,除了文迎客和武迎客外(请参阅【中国花卉盆景】1993年第10期《迎客式盆景》),用“柳格”融会中去,是利用柳枝下垂、荡漾、阿娜多姿的温馨内涵,加深了迎客的热情与真诚,并且得以充份显露,见图照5。



图照5  罗汉松《请》 叶以健制作 图照5 的局部放大图照


三,“柳格”的动感造型

吴成发先生制作的《云重枝垂紫作荫》、《惊涛》以及香港盆栽会的《紫霞垂照》都是以勒杜鹃为题材作品,三作品以柳树为风格构图,各有特色。《紫霞垂照》为独干独头树相,高瘦躯干有着强烈的节奏感,支撑贴身而下的跌枝,下垂力度明显,险象环生,节奏强烈,有惊喜感。在纽曲漏涧的树干匹配下,“柳格”温柔中,特显刚强一面,见图照6。


吴先生以浓郁的“柳格”手法制作的《云重枝垂紫作荫》,与上述的《紫霞垂照》有所不同,特点是:1,以垂枝为主,局部配跌枝;2,垂枝浓郁,但不贴身;3,节奏柔和,下垂枝条动力有荡漾感(即动荡),与他本人另一作品《惊涛》形成强烈反差。同是柳格造型,但《惊涛》动感明显强劲,下垂的枝条在狂风的作用下“飞”起来了。如若不是柔软下垂的柳枝(比喻),那能飞得起呢?早就折断,见图照7、8。

 

上述三件作品都是以跌枝、垂枝、飘枝的不同动感手法,来塑造“柳格”的不同表达方式。同是勒杜鹃树种,通过制作者精心构思,把柳树的风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具有代表性的,名符其实的精品佳作,实为少见。




四,“柳格”的“移植”

“柳格”的意境神韵“移植”是抽象的,并非是把柳树移动再植,而是在盆景艺术造型上把柳树的风格、特色、特点,吸收,消化,运用到其它树种的盆景制作中去,使之在原有制作的盆景树种上,增添了“柳格”的艺术造型特色。众多岭南盆景艺术家没有满足现状,继续在艺术道路上探索前进。

如:伍宜孙,吴成发(香港);吴俊源(台湾);张志刚,吴新勤,曾宪烨,陈日生,孙崃喜,叶良成以及鹏程盆景艺苑,制作的盆景涉及到不同树种,不同形态的造型。其中有浓郁手法(见图照17、18);有表现强烈动感的风吹手法(见图照11、14、16);有下垂飘逸手法(见图照9、12、13、15、20);有险象环生的跌枝手法(见图照10、);有清高脱俗的手法(见图照19、),都是典型的,有代表性的“柳格”移植作品,内容丰富,造型独特,笔者精选图照以餐读者,共赏新鲜感。见图照9─20。

 

 

五,心得与体会

岭南盆景艺术造型历史悠久,“柳格”的造型也不是现在独创。不过,能象上述运用“柳格”所表达出各色各样的形态造型,应用到众多树种中去是前所未有的,不是创新,也是发展吧!但无论怎样,继承岭南盆景艺术的宗旨不能变,如若变了,就不是岭南盆景了。


有关风吹式盆景,只是形态印象上的感观认识,并非是一种型式造型。其实,它是来自“柳格”的神韵表现,可知,由它派生出来的意境神态,越来越丰富多彩。然而,在“柳格”的基础上,认识不同,理解不同,所塑造的形态就自燃有所区别,其特点、特色不知不觉地形成,绝非刻意强求能得到,是文化内涵所决定,也是盆外功夫得到用武之地。


细心观察上述诸位大师级作品,每一枝一托都是运用岭南盆景艺术造型的截干蓄枝完成,觉得不可思义,但都能做到了。比如,山松树种由于生长慢,芽位难求,实施截干蓄枝,技术性强,艺术家们都把它当作煅练耐性的一种方法看待,既得修养,又得涵养。见上述图照3─8的局部放大图照,完全不用藩扎的方法构图造型,是用截干蓄枝的方法来达到理想中的构图。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zaipei/1/2064.html
>更多关于岭南盆景的文章     
更多关于柳格盆景的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下山桩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 
Processed in 0.788 second(s), 97 queries, Memory 2.68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