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禅说盆景怎么题名的方法

日期:2017-06-05 14:55:00     浏览:32    
核心提示:衡量一个盆景题名是否成功,首先看它的境界,看它是否含蓄,是否“说破”了。禅的“不说破”为联想和想象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所以我们在给盆景题名时一定要记住禅的“不说破”,让其成为盆景题名的基本准则和技巧,以提高盆景题名的艺术境界,更深入地开掘盆景的意境美。
 禅说盆景题名 题名与境界
 
衡量一个盆景题名是否成功,首先看它的境界,看它是否含蓄,是否“说破”了。禅的“不说破”为联想和想象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所以我们在给盆景题名时一定要记住禅的“不说破”,让其成为盆景题名的基本准则和技巧,以提高盆景题名的艺术境界,更深入地开掘盆景的意境美。
 
盆景题名,是中国盆景的一大特色。品读当今盆景题名,很多都像超市货架上的商品标签,如将繁花满枝的凌霄盆景题作《凌霄花开》、将福建茶盆景题作《茶香千里》、将有垂钓老翁作配件的盆景题作《老翁垂钓》等等,让人颇感遗憾。
 
盆景题名,是涉及一个人的学识、修养、爱好以及技巧等方面的颇为复杂的问题。笔者今就如何提高盆景题名的质量问题,另辟蹊径,以禅论之,或可隔靴搔痒。
 
      韩学年先生的《适者》,两个汉字无一涉及盆景中的任何一件具体物象元素,含蓄却不晦涩,暗喻却不孤匿。画面与题名的结合,给欣赏者提供的联想和想象的空间之大是无与伦比的。一株形状奇特的细叶榕生长在衰墙颓壁间,这墙壁是位于险关要隘,还是古老村落,抑或是深山庄园,谁也说不清。
      
      禅说盆景题名【图】
      
      
      不知是在哪年哪月,一个秋风萧瑟的日子里,一只饱餐了榕树种果的不知名的鸟儿,扇动美丽的翅膀从此处上空飞过时,不合时宜地排下了一堆粪便,四处迸溅中,有一粒种子落进了衰墙的缝隙,且卡得结结实实。冬去春来,这粒细叶榕种子神奇地发芽了,根须顽强地扎进墙缝并顺着细缝向四周延伸。随着岁月流逝,细叶榕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经历了无数的劫难,树干因风刀雨剑而伤痕累累,树根因残酷挤压而成扁平网状,但它绝不气馁沮丧,依然顽强地生活着,淡漠、洒脱……这是一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历史史诗,发人深省,让人作广博深邃的哲理性思考;促人奋进,让人从中获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真理感悟,给人以精神的力量,给人以诗意的快感,给人以精神的满足,从而得到人生境界的升华。
      
      
      这个题名完全称得上点睛之笔,是真正的“功夫在诗外”的典型代表,即使将它立为中国盆景题名的极具参照系数的标杆之一也是名至实归,毫不为过。《适者》是高境界、大境界的题名,是作者投入了真感情的,所以,它能感动人。《适者》既非古典诗词的寻章摘句,又非搜孤索僻的晦涩典故,更非华丽词章的堆叠砌垒,而是最常见和最常用的汉字的组合,足见作者淡定从容的心态和扎实厚重的文字功底。
      
      
 
在禅宗典籍中经常能看到这样的问答,如僧问:“如何是佛法大义?”师曰:“春来草自生。”僧问:“不起一念,有过无过?”师答:“须弥山。”……禅师的这种看似答非所问的回答,却又给人一种出其不意、石破天惊之感。这种采用隐语、比喻、象征、暗示等手法,迫使询问者回味、思索,以启发学人智慧,促其顿悟,通常被禅人称作“机锋”,或叫“斗机锋”,还有叫“棒喝”或“公案”的。对于这种方法,洞山和尚曾作过一个形象的比喻,他在解释自己发迹于南泉而为什么每逢云岩忌日却要设斋礼拜时说:“我不重先师道德佛法,只重他不为我说破。”
 
 
这“不说破”就是对上述方法准确而又精炼的概括。我国12世纪最伟大的儒教思想家朱熹曾感慨地对他的门人说:“吾儒与老庄之所以后继无人,而禅宗家却易得传承者,乃因彼等能冒不说破的危险,使学者疑惑不决而有所审发也。”“不说破”也被近代学者胡适先生称为禅学的“第一方法”。
 
 
    一个好的盆景题名往往是要经过反复提炼和推敲后,才可形成。类似这样的例子很多,如鲍世骐先生的《双雄》原叫《东岳双雄》,后去掉“东岳”二字,大概也是基于这种考虑。毋容置疑,《双雄》与《东岳双雄》相比,就显得更加成熟和完美。
 
禅的“不说破”的方法,后被诗人用来制作诗词,产生较深的影响。如刘禹锡的“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抓住燕子寻巢这一常见小事来暗示荣华富贵的变化等。禅的“不说破”的方法,还影响到园林艺术中的园名、匾额、楹联等。如扬州的“个园”、苏州的“网师园”的园名,苏州拙政园中“远香堂”、“留听阁”、“与谁同坐轩”的匾额,广州番禺余荫山房的“余地三弓红雨足、阴天一角绿云深”的楹联等都有很高的境界,也都有禅的“不说破”的余韵。中国盆景的题名深受古典诗词和园林匾额楹联的影响,所以,它也应该体现出禅的“不说破”,让“不说破”成为盆景题名的基本准则。上面提到的《老翁垂钓》、《凌霄花开》等之所以被诟病,就是因为它“说破”了。
 
 
盆景题名的“说破”,可能源于有的作者担心别人看不懂,故而为之。记得多年前,我曾对一位颇有成就的盆景名家的《待月西厢》的盆景作过评论,认为《待月西厢》中的“西厢”二字可以去掉。其理由是:首先,它“说破”了,看到它,谁都会不假思索地立刻明白这是在图解王实甫的《西厢记》;其次,题名中的“西厢”是将欣赏者的思维限定在《西厢记》这个范围内而无法超越,如果去掉《待月西厢》中的“西厢”二字,这盆题名为《待月》的盆景就避开“说破”的嫌疑,提高了题名的境界,使意境显得更加深远,留给人们想象的空间。
 
当然,中国盆景也有不少非常好的题名,如张瑞堂先生的《丰收在望》、周国梁先生的《劫后余生》、韩学年先生的《适者》、夏国余先生的《何处落尘埃》、史荣超先生的《云起崖壁》等等。
 
 
衡量一个盆景题名是否成功,首先看它的境界,看它是否含蓄,是否“说破”了。禅的“不说破”为联想和想象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所以我们在给盆景题名时一定要记住禅的“不说破”,让其成为盆景题名的基本准则和技巧,以提高盆景题名的艺术境界,更深入地开掘盆景的意境美。
 
(原文刊载于盆景赏石版2013年第2期)
 
标签: 盆景题名
>更多关于盆景题名的文章     
最新文章

Processed in 0.056 second(s), 23 queries, Memory 0.57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