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把握好继承插花创新的主攻方向 - 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一个免费分享 盆景图解的网站
PenJing8|盆景吧

怎么把握好继承插花创新的主攻方向

   日期:2021-10-20 11:11:09      浏览:0    
核心提示:父亲强调一定要重点研究明清文人插花专著,特别是明代袁宏道的《瓶史》和清代沈复的《浮生六记》。早在2001年,父亲指导我确定《中华赏花理论及其应用研究》
一、把握好插花继承创新的主攻方向
 
父亲强调一定要重点研究明清文人插花专著,特别是明代袁宏道的《瓶史》和清代沈复的《浮生六记》。早在2001年,父亲指导我确定《中华赏花理论及其应用研究》科研项目的科研指导思想、技术路线及研究方法时,就特别强调中国当代的插花艺术家必须从《瓶史》和《浮生六记》中汲取营养,把握好继承创新的主攻方向。

 
父亲说二明代的袁宏道文学上主张崇尚自然,独抒性灵,文学作品清新活泼,不拘格套:在插花艺术上袁宏道也主张贯穿这种“参差不伦,意态天然”的自然风格,这是向大自然汲取营养,用花木抒发个性、借花言志的中华古代优良传统。常见现在的国内插花艺术家以西方或日本的一些固定模式为范本,亦步亦趋,不敢越雷池一步,结果是学洋反为其所累,全失袁宏道倡导的自然风格与民族风貌。

 
 
父亲这时重点强调:如何以自然造化为师,透过花材搭配来反映性灵之美,从而达到个性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应该是我国插花艺术家继承革新的主攻方向。你的科研项目中有中国古代插花理论的研究,更应该在这个主攻方向上做大胆的尝试与实践。
 
2005年2月,武汉东湖举办全国二梅展览,我也参加了这次梅花展览,做了一瓶中式插花,题名《鸡年又逢四君子》(见图片1)0父亲看了之后评价说:中国传统瓶花的味道还没出来!然后拿出三张明代陈老莲的瓶花图(见图片2.3.4)说二这才是中国特色!除了袁宏道主张的“参差不伦,意态天然”八字诀,你还要记住清代沈复的/、字诀“起把宜紧,瓶口宜清”!陈老莲的瓶花图可以说是体现了这两个八字诀。你要好好把清代沈复的《浮生六记》认真研究一下。

 
根据父亲的提醒,我后来在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科研课题<中华赏花理论及其应用研究》之中专门设立了一个单元(吃透珍品家底,把握民族个性一一一明清文人插花艺术理论专著系列研究》,其中第五篇谈到:“起把宜紧,瓶口宜清”,这是清代沈复对于瓶花插作提出的基本造型要求,也是沈复对于中国传统插花艺术所做的巨大贡献,什么叫“起把宜紧”?什么叫“瓶口宜清”,沈复在《浮生六记7闲情记趣》当中写道:“自五七花至三四十花,必于瓶口中一丛怒起,以不散漫、不挤轧、不靠瓶口为妙,所谓‘起把宜紧’也。

 
或亭亭玉立,或飞舞横斜。花取参差,间以花蕊,以免飞拔耍盘之病。叶取不乱,梗取不强,用针宜藏,针长宁断之,勿令针针露梗,所谓’瓶口宜清’也。”意思是说:“从五七枝花至三四十枝花,都必须有一丛花从瓶口处竖直向上挺起,以不松散、不互相挤轧、不靠在瓶口上为妙,这就是‘起把宜紧’的意思。或者花枝挺直,亭亭玉立:或者呈飞舞状横斜伸出。插入的花朵要有高有低、参差错落,其间点上几个含苞待放的花蕾,以避免像飞舞大拔、耍弄盘子似的弊病。叶片讲究不散乱,花梗要求不强直。如果用针固定枝条或造型,要将针掩藏起来,针太长宁可剪断,不要针针都显露在枝面上,这就是‘瓶口宜清’的意。
 
“起把宜紧”—我认为这是中国文人瓶花插作的最鲜明突出的花型特征,或者说主要造型风格:它要求花材各枝条的基部应集中靠拢,从一’‘点”出发,向上再向外伸展,有如从花瓶中长出一棵活生生的花木,挺拔而立,自然潇洒,生动优雅,即沈复所提倡的“必于瓶口中一丛怒起”,“使观者疑一丛花生于”瓶口方妙!
 
“瓶口宜清”则是花枝挺拔玉立的艺术效果,花材茎干不靠瓶口,枝叶不覆盖瓶口,瓶口清清爽爽,花枝线条清晰流畅、干干净净,极易产生一种清雅淡疏、潇洒超凡的独特韵味!

 
这里必须强调,沈复在谈及“起把宜紧,瓶口宜清”的那段文字之前,还有一句话必须引起我们的注意:“瓶口取阔大,不取窄小,阔大者舒展不拘。”此句谈的是对花瓶花器的要求:花瓶的瓶口应该选取阔大者,不要窄小者,瓶口阔大才能使花材“不挤轧、不靠瓶口”,做到“瓶口宜清”:瓶口阔大者才能使花材“舒展不拘”,使“必于瓶口中一丛怒起”的东方式瓶花构图造型风格清晰流畅、潇洒超凡地展现出来!
 
图片5是晚清文人胡汀鹭笔下的《岁朝图》,画面前方是一盆梅花盆景,其左后方则是一瓶典型的清代瓶花:图片6则是晚清画家何香凝笔下的《书斋清供图》,也是一盆盆景,一瓶瓶花。这两幅晚清文人笔下的清代瓶花都完全体现了中国传统瓶花“起把宜紧,瓶口宜清”,“必于瓶口中一丛怒起”的造型风格。


 
这里必须强调:沈复在谈及“起把宜紧,瓶口宜清”的那段文字之前,还有一句话必须引起我们的注意:“瓶口取阔大,不取窄小,阔大者舒展不拘。”图片7是清代画家蒋廷锡笔下的《瓶莲》,花瓶选用了“瓶口阔大者”,莲花、香蒲、太蔺、三角芋等花材的插作,依据“起把宜紧,瓶口宜清”的基本要求,取得了中国文人瓶花插作的最鲜明突出的花型特征—“必于瓶口中一丛怒起”,令人有“绿云一片全遮暑,十里荷风阵阵香”的真实美趣。


 
图片8则是一幅由中国戏曲名角联手绘制的《岁朝清供图》,画作的时间是乙亥年(1935年),其中荀慧生画蔬果、程砚秋画山石、尚小云画水仙、王瑶卿画瓶花并题字。这幅瓶花完全符合中国文人瓶花的两个“八字诀”,可见中国传统瓶花的“民族风貌”在民国期间也是具有历史传承性并形成共识的!


 
如今父亲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他老人家叮嘱我在中国古代插花理论的研究时,必须从《瓶史》和《浮生六记》中汲取营养,把握好继承创新的主攻方向,更应该在这个主攻方向上做大胆的尝试与实践。多年来,我在自己的中式插花教学及研究中,按照父亲的叮嘱把握好继承创新的主攻方向,图9.10.11.12是我的瓶花习作,体现了在探索中国传统瓶花的“民族风貌”的道路上不断尝试实践的轨迹。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huahui/1/4740.html
>更多关于插花的文章     

最新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下山桩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 
Processed in 0.891 second(s), 177 queries, Memory 2.91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