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杭州山地樱花公园 图片

日期:2022-07-21 21:48:47     浏览:1    
核心提示:杭州樱花谷从头到尾都是由一对夫妻种植户开发打造,从2017年开始种下第一株樱花树,到如今跻身杭州的赏樱名片,也不过5年时间。虽然年轻,设计规划也不够专业,
三月,草长莺飞。’‘春光浓似酒”“和风满上林”都是属于三月的。可是春天的脾气也大,反复无常,气温过山车似的一跃入夏,再迅速跌回寒冬,别说一周了,一天里过四季都是有的。
 
这种三月的柔软与唯美,转瞬即逝,就像樱花。
 
这种心心念念的欢喜,就是与樱花迎面相逢的感觉。
 
其实从三月初,我就坐不住了,每日都用半天时间,专门跑出去看花。毕竟樱花的花期太短暂了,民谚“樱花七日”说的是单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7天,其实整株樱花树的观赏期只有4}5天。在杭州天气变化无常的春天里,一场高温或是骤雨对轻薄的花瓣都是摧毁性的,所以最佳观赏期限还要打个对折。赏樱,既需要掌握一定的自然规律与植物常识,还需要一点小幸运。

杭州山地樱花公园 图片
 
我从来不把杭州的赏樱地比作小京都、小奈良,因为樱花真正的故乡位于与杭州同纬度的喜马拉雅山脉,最早的人工种植起源于千年前的秦汉,我们对樱花文化应该拥有更自信的姿态,更何况,杭州樱花的美从来不需要以别国为范本。
 
杭州每一处知名的赏樱地我都去过至少两次,但今年最关心的还是樱花谷,因为距离相对远一些,又因为格外盛大,更具有专程赏樱的仪式感。出发前我打电话和景区确认花况,接电话的是一个姑娘,轻柔的声音如几瓣樱花悄然飘至,告诉我前一天大雨将早樱淋落了一半,只有中樱开得比较好,她诚恳地说了句“不好意思啊”,仿佛她更担心来访者看不到樱花谷最美好的样子。

杭州山地樱花公园 图片
 
’‘没关系,谢谢你啊!”我说。这姑娘真可爱。
 
与重头诸、太子湾、顾村公园这些市政园林景区完全不同,杭州樱花谷从头到尾都是由一对夫妻种植户开发打造,从2017年开始种下第一株樱花树,到如今跻身杭州的赏樱名片,也不过5年时间。虽然年轻,设计规划也不够专业,但它的规模优势也无可比拟:前后6个山头总占地面积600多亩,种植了40个品种约6万株樱花树,是全浙江最大、品种最齐全的山地樱花公园。
 
还没下绕城高速,就能看到远方浮动的云是有颜色的,粉,以及粉白。去年来樱花谷是一个花期鼎盛的阴天,这次的阳光有些耀眼,其实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缺憾,我只是途经了樱花的盛放和山谷里的不同时光。

杭州山地樱花公园 图片
 
在樱花谷里的行走是自由的,没有过多的约束,一垄一垄的山地,一条樱花道连着另一头的樱花林,百折萦回,可以沿着石阶与步道的指引,按部就班地一路横向饱览,也可以直接翻过几道山坡,纵向俯视;一片山坡的樱花树下,铺满了淡紫色雾状的二月兰,另一片山坡则是摇曳的金黄油菜花,有草意蓬勃,又有诗意蔓生。
 
其实在这里看樱花,不需要任何形式的引导,甚至不需要方向感,就像我每次去陌生的地方看花,都只凭感觉走,走到哪里都是惊喜,都是满眼的樱花。在充满野趣的山顶或谷底,没有千篇一律的最佳机位和固有构图,全凭各自独特的审美趣味,赏心悦目就是对美最好的诊释。

杭州山地樱花公园 图片
 
第二天上午,天气再次反转,一场豪雨倾泻如注,我忽然想去太子湾,亲赴另一场樱花之约。20分钟的车程说走就走,刚到,风也来了,仿佛决心要和雨联合起来,将因为郁金香盛宴变得喧嚣的尘世冲刷一遍。

那些爱得不够坚定的人,必然在这谤沱大雨的阻拦下放弃而离场;我却更加有了兴致,远处的雨帘被风吹得如烟、如雾,山间拢起一袭缥缈的白纱,将太子湾变成了一幅静默的水彩画,近处稠密的雨水在低地汇聚成溪流,樱花的花瓣继续在泛着高光的水面上作画,在浸润的草地上作画,而我并不觉得可惜,只是一看再看。
 
弥漫于天地的雨声、水流声和落花的簌簌声,将一场樱花的陨落演绎到了极致—花朵总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带给人们更多感动。
 
标签: 樱花
>更多关于樱花的文章     
最新文章

Processed in 0.103 second(s), 79 queries, Memory 0.87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