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花花瓶历史漫谈 第6期 图片 - 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插花花瓶历史漫谈 第6期 图片

   日期:2022-08-01 22:50:30      作者:拈花陈    浏览:2    
核心提示:笔者插作的文人兰瓶花,其插花构图遵循中国古代画兰“交凤眼”、“破凤眼”、“添丁抱子”的秘诀,那清雅脱俗的花格,令我们联想到了坚贞高洁、不染尘俗的兰花君子屈原
作者简介


 
陈秀中,字敬忠,号拈花陈
 
北京市园林学校高级讲师,首届中国职业院校教学名师二北京插花协会理事,国家高级插花技师,日本池坊花道正一级教授
 
袁宏道在(瓶史》中谈花材选取主要有三节文字,即花目、品第、使令三节,花目、品第两节重点谈的是“取花如取友”—选取花材一定要以韵雅格高的花材为首选对象,那些品味低下的花材,虽然可以近取,但终不敢滥用,即便手头缺乏名花,宁可插入竹、柏数枝来补缺,也不可让凡花鱼目混珠,混入名花名品之列。袁宏道在此三节文字中谈到的韵雅格高的名花有九种,即“入春为梅、为海棠;夏为牡丹、为芍药、为安石榴;秋为木裤、为莲、为菊;冬为蜡梅。”
 
在“品第”一节,袁宏道还不厌其烦地把这九种名花中的最佳品种罗列出来,认为可以用作花材上品,可见中国古代文人插花时对于花材品相的重视程度。原文如下:“梅以重叶绿尊、玉蝶、百叶蜘梅为上。海棠以西府、紫绵为上。牡丹以黄楼子、绿蝴碟、西瓜瓤、大红舞青倪为上。芍药以冠群芳、御衣黄、宝妆成为上。榴花深红、重台为上。莲花碧台、锦边为上。木裤毯子、早黄为上。菊以诸色鹤翎、西施、剪绒为上。蜡梅蘑口香为上。诸花皆名品,寒士斋中,理不得悉致,而余独叙此数种者,要以判断群菲,不欲使常闺艳质杂诸奇卉之间耳。夫一字之褒,荣于华衷。

 
 
今以蕊宫之董孤,定华林之《春秋》,安得不严且慎哉!”意思是说:梅以‘重瓣绿尊’、‘玉蝶’、‘百叶湘梅’为上品;海棠以‘西府’、‘紫绵’为上品;牡丹以‘黄楼子’、‘绿蝴蝶’、‘西瓜瓤’、‘大红舞青貌’为上品;芍药以‘冠群芳’、‘御衣黄’、‘宝妆成’为上品;榴花以‘深红’、‘重台’为上品;莲花以‘碧台’、‘锦边’为上品;桂花以‘毯子’、‘早黄’为上品;菊以诸色‘鹤翎’、‘西施’、‘剪绒’为上品;蜡梅以‘馨口香’为上品。
 
以上都是各花的名品,寒苦文人的书斋里,按理来说不可能全部得到,而我单独提出来这数种名花名品的缘故,在于用来作为判断众花品位高下的标准,不想使表面艳丽的一般花卉,鱼目混珠,夹杂于奇花异卉之中而已。譬如一字的褒奖,可以使一般的花卉荣列名卉之中。现在,我以春秋时期晋国优秀史官董狐正直公允的精神,来评定花卉的品第,怎能不严之又严、慎之再慎呢?
 
张谦德的《瓶花谱》则专列“品花”一节,将明代常用的68种花材划分为九个等级,“以九品九命次第之”,这个花材名单,成为当时插花取材配花的基本依据:一品九命:兰、牡丹、梅、蜡梅、各色细叶菊、水仙、滇茶、瑞香、曹阳;
 
二品八命:蕙、酚酸、西府海棠、宝珠、茉莉、黄白山茶、岩桂、白菱、松枝、含笑、茶花;
 
三品七命:芍药、各色千叶桃、莲、丁香、蜀茶、竹;
 
四品六命:山矶、夜合、赛兰、锦葵、蔷薇、秋海棠、杏、辛夷、各色千叶榴、佛桑、梨;
 
五品五命:玫瑰、蘑荀、紫薇、金查、忘忧、豆勉;
 
六品四命:玉兰、迎春、芙蓉、素馨、柳芽、茶梅;
 
七品三命:金雀、痴踢、构祀、金凤、千叶李、积壳、杜鹃;
 
八品二命:千叶戎葵、玉替、鸡冠、洛阳、林擒、秋葵;
 
九品一命:剪春罗、剪秋罗、高良姜、石菊、牵牛、木瓜、淡竹叶。

 
图1是一个典型的东方式瓶花,纯净洁白的白釉瓷瓶,简洁的兰花“于瓶口中一丛怒起”(沈复语),展示出了中国文人瓶花插作最鲜明突出的花型特征。花材选用一品九命的兰花,韵雅格高的兰花在白釉梅瓶里插出一片纯真,排名一品九命第一位的兰花功不可没、名不虚传!


 
图2是笔者插作的文人兰瓶花,其插花构图遵循中国古代画兰“交凤眼”、“破凤眼”、“添丁抱子”的秘诀,那清雅脱俗的花格,令我们联想到了坚贞高洁、不染尘俗的兰花君子屈原,有诗为证二“只合(离骚》一卷书,水仙相伴住清虚。诗人眼底花如海,除却寒梅尽不如。”在众多花卉之中,只有水仙、梅花可以与兰花相匹配,其韵雅格高的君子风范,一如笔著《离骚》的屈原。

 
图3是古画中的瓶花,花材搭配是梅花与山茶,恰合袁宏道《瓶史》里提出的最佳主使搭配方案:“梅花以迎春、瑞香、山茶为埠。”堪称格高韵胜的绝配!
 
图4是明代画家沈周笔下的瓶梅图《瓶中蜡梅轴》,三枝蜡梅在冰裂瓷瓶中起把收紧,向上则高低错落,自然伸展,主次分明。其题画诗曰:“体薰山魔脐,色染蔷薇露。披拂不满襟,时有暗香度。”突出点明蜡梅花材的品位在于它的沁人肺腑的暗香和淡雅的黄蔷薇色调。这又恰合了南宋大儒赵希鹊在(洞天清录》一书里“对花弹琴”对于花木格调品相的要求:“清香而色不艳者方妙,若妖红艳紫非所宜。”


 
图5是中式茶席花教学中笔者插作的作品,漂亮的梅瓶以水仙花做花盟主,茶花叶子收住瓶口,一枝红梅枝条作为花使令斜飘出去,结顶一朵红梅异常醒目,品相高雅,灵气十足!
 
在袁宏道看来:取花如取友,交友须慎重。“取之虽近,终不敢滥及凡卉。就使乏花,宁贮竹柏数枝以充之。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岂可使市井庸儿混入贤社……”意思是说:择花取于近而易致,那是限于条件,但是为求花国中的良朋益友,我始终不会降低择花的品相标准,即便是使用竹枝、柏枝来代替,也不可让那些品味低下的凡花鱼目混珠,混入名花名品之列。虽然没有练达世事的长者在场,但还有作为基准的法则存在,怎么可以让品味低下的市井庸儿混进有德有才之士的圈子里呢?
 
由此可见,袁宏道对于花材格调品相的重视程度!在他看来,那些品味低下的凡花俗卉,不过是些市井混混、庸脂俗粉,缺乏的是诸如梅花、兰花、莲花、菊花、牡丹、海棠、蜡梅、水仙等“上乘高品”花材的雅韵高格,缺乏的是可以正人衣冠、砺人节气、养人情调、发人意气的高雅风范,又怎能与花中之君子、林中之高士同日而语呢?
 
特别是在儒家比德审美思想的熏陶之下,中国古代文人赏花特别重视花格与人格的比照,从自然花木、花中君子的身上汲取自立自强的营养,在比德情趣的激发之下,借插花赏花审美提升积极向上的人格精神,培养人们高尚的道德情操,净化赏花者的心灵,促使心灵趋善,这就叫“以美储善”!
 

 
图6是中国台湾人文花道王国忠先生的瓶花,古色古香的花瓶里用心组合梅花、山茶、水仙,三者合称“花国岁寒三友”,花各有品,与德比馨,赏心悦目,高雅脱俗!

 

 
 
图7是拈花陈花修课堂的学生插作的东方自由花习作,花材包括了梅、兰、竹、菊、松五君子,再摆上一个佛手,选材注重花木品格,构图清雅新颖,是一个颇具文化品味的东方茶席花。

 
图8是杭州觉简花塾二十四节气花专题课的习作,四月正是青杏挂树的季节,作者取材青杏、竹叶,立意“青梅竹马”成语故事—唐代著名诗人李白在《长干行》中写道:“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后“青梅竹马”用来比喻男、女从幼小建立的亲密情谊。竹、梅被喻夫妻,竹为君子,梅为佳人。瓶花以平出的青杏枝条与数片青葱的竹叶配材,堪称极富传统文化意韵的瓶花绝配!
 
取花如取友,中式插花应该从积淀深厚的中华传统花文化里汲取营养,灵活选择韵雅格高的花材!正如中国台湾黄永川先生所言:“配材时应讲究花木品格,且不损及自然之趣与形色的调和,能留意古人的配材方法,如梅与竹或水仙合为双清,与菊称岁寒二友,与松、竹合称岁寒三友,与竹、水仙惯名三清,与兰、瑞香合称寒香三友,与山茶、水仙为花国岁寒三友,与竹、石称三益友,与水仙、山矾称三君,与兰、竹、菊为四君子,与寒菊、蜡梅、水仙为寒冬四花,与蜡梅、(或迎春花)、水仙、山茶,合称雪中四友,与桂、菊、水仙称四清、与松、竹、兰、石合为五清,其中,取其二三种合插皆为绝配,或可视为风云际会,因缘和合。”
 
花各有品,与德比馨!清张潮《幽梦影》更精彩地提到花格可提升人格二“梅令人高,兰令人幽,菊令人野,莲令人淡,春海棠令人艳,牡丹令人豪,蕉与竹令人韵,秋海棠令人媚,松令人逸,桐令人清,柳令人感。”
 
插花者与花结友、与花比德,进而将自己真挚高洁的情感注入自己创造的花卉艺术形象之中,形成最浓郁的赏花美趣,潜移默化地滋润、净化赏花人的心田。这种自然美育的效力绝非空洞的道德说教所能代替,这就叫“与花比德、以美储善”!这是中国古代儒家特有的赏花审美传统,实有其可以汲取借鉴并发扬光大的合理内核。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huahui/2/5154.html
>更多关于插花的文章     

最新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