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北京鸟类生物多样性的3个结论与讨论

日期:2023-10-27 21:43:17     作者:刘海龙    浏览:0    
核心提示:本文以北京市第二绿化隔离地区作为研究区域,以构建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体系为目的,从综合现状本底研究与保护价值分析入手,创新性地将区域生物的生境偏好统计纳入生境质量模拟参数中,使其研究结果更符合该区域环境特征。在分布识别方面,将理论结果与实际观测数据耦合,增强分析结论的可靠性。最终结果显示如下。
结论与讨论
 
3.1结论
 
 
本文以北京市第二绿化隔离地区作为研究区域,以构建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体系为目的,从综合现状本底研究与保护价值分析入手,创新性地将区域生物的生境偏好统计纳入生境质量模拟参数中,使其研究结果更符合该区域环境特征。在分布识别方面,将理论结果与实际观测数据耦合,增强分析结论的可靠性。最终结果显示如下。
 
1)北京市二绿地区生物多样性本底较好,有大量生物在此栖息。根据生物多样性空间分布结果来看,生境质量优良且鸟类多样性高的区域(数值6、9)仅占研究范围的12.3%,主要分布在远离城镇的西北浅山与温榆河上游地区,其余区域分布则较为零散和碎片化;鸟类多样性高但生境质量较低,或鸟类多样性较低但生境质量较好的区域(数值3、4),主要分布在城镇外围,往往与建设区、道路等威胁源较近,该区域占比约67.4%,是研究范围内最为普遍的环境类型;而鸟类多样性低且生境质量较低的区域(数值1、2),主要分布在生态破坏严重、破碎度高、建设密集、路网密布的地方,占比约20.3%。总体来看,二绿地区受人为干扰较大,生物多样性分布呈现出整体分散和局部聚集的特性。
 
2)从物种生境结果和生境偏好统计来看,水系及沿岸的林地、草地与农田是支撑二绿地区生物多样性网络结构的重要骨架。基于生态网络结果,二绿地区一、二级生态廊道均沿主要河流水系分布,且主要的生态源地也大多分布在河流沿岸。
 
3.2讨论
 
1)有别于广大的自然区域,城市及郊区范围内的生境面积往往较小且较为破碎化,极易成为自然保护区和生态保护红线之外的空缺地带。同时由于紧邻建设单元,处于次级地位的边缘区生境难以得到有效保护[39],有必要探寻适宜城市及郊区范围内重要生境与物种的保护模式。

北京鸟类生物多样性的3个结论与讨论

一些地区已开展了市域及区域尺度的生态安全格局及生态廊道建设工作,但由于规划尺度较大,在落实到具体地段时其精度受到一定制约;且基础研究的缺乏也使得目前专门针对大面积生态空间与建设空间并存的城乡交界区域生态规划较少。因此本研究通过确定最具核心价值的关键栖息地、提质增绿空间和重要生态廊道等策略,为二绿地区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规划思路。目前体系尚有不足,未来还可以考虑通过将自然保护小区[40]纳入保护体系等方式,加强总体保护效果。
 
2)北京地区鸟类空间分布与水域密切相关,因此本研究将水文敏感区作为提质增绿区域选址的重要参考,但在其他地区是否适用尚不可知。同时,由于不同习性的鸟类对水文环境的适宜性也有所差异,还需要更多实际观测数据与研究结果以进一步厘清二者之间的关联。目前已有学者在设计层面提出耦合水绿要素营建自然生境[41]的方法,但还未能建立规划尺度水文要素与植被和生物多样性之间的关联,找到三者的拟合模式或可量化的数学关系来指导保护规划,值得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3)城市是一个社会-自然-经济复合的生态系统[42],因而城市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必然会受到社会发展、政治经济、人类文化等多方面的影响,这是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的重点和难点。未来有必要协调统筹多方要素,将保护需求融入城市管理与发展框架之中,制定具有多目标的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及管控方式,促进城市生物多样性的有效提升。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绘制。致谢:感谢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支持,感谢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景观学系博士后李晓婷、博士生周怀宇及张益章对本研究提供的帮助。
 
>更多关于北京鸟类生物多样性的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