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基于AHP模糊综合评价法的城市公园儿童友好性评价

日期:2023-11-17 16:19:27     作者:何晓冰    浏览:0    
核心提示:为推进全球城市人本特征的儿童友好型城市的总目标,明确儿童友好性评价影响因子之间的关系,利用层次分析法,建立儿童友好性评价体系。通过深入调研深圳市儿童友好型城市公园,从安全性、可达性,可玩性、舒适性、景观性5个方面,确定16个评价体系指标。以
基于AHP-模糊综合评价法的城市公园儿童友好性评价
 
(深圳技师学院景观与生态学院,广东深圳518000)
 
摘要:为推进全球城市人本特征的儿童友好型城市的总目标,明确儿童友好性评价影响因子之间的关系,利用层次分析法,建立儿童友好性评价体系。通过深入调研深圳市儿童友好型城市公园,从安全性、可达性,可玩性、舒适性、景观性5个方面,确定16个评价体系指标。以深圳市人才公园为例,对嬉乐园,人才广场、求贤阁、候鸟栖息地等进行问卷调查,采用模糊综合评价法,综合评价友好性调查结果,旨在为儿童友好型城市公园建设和提升改造提供参考依据。结果表明,市民对人才公园安全性、可达性、舒适性、景观性评价基本满意,但存在可玩性不足等问题。
 
儿童友好型城市是落实《儿童权利公约》和促进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载体,目前,儿童友好型的城市倡议已遍及全世界3000多个城市和社区,全球有800多个城市获得“儿童友好型城市”的认证。2015年,深圳市率先开展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的探索和实践,将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纳入顶层设计,出台关于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的行动方案计划,让“儿童友好”从最初的概念变成全面铺开的“实景”,为全国儿童友好城市建设提供了标准和示范。
 
为了改善儿童生活质量,世界各国的学者深入探讨了儿童友好特性。RiveraE[1]提出了儿童友好场所具有的评价标准,包括参观性、自然因素、运动因素、美学要素、地理位置、健身设施以及步道车道等。SandraNiineNarh[2]利用文献调研、实地考察、机构访谈等方法研究城市公园,提出可达性、吸引性、维护性、舒适性、安全性评价指标。随着“以人为本”理念形成共识,国内学者也展开了系列探讨。侯珈明[3]利用层次分析法,确定了口袋公园安全性、可达性、健康性、可玩性、吸引性、普适性6项评价指标。朱嘉欣[5]研究了邯郸大型城市公园空间环境儿童友好度,分别从可达性、运营管理、便捷性、感知性4个维度提出优化策略。兰悦等[4]使用层次分析法,分析商业区口袋花园,构建了以可达性、美观性、生态性、实用性、管理水平为主的评价体系。
 
通过文献阅读发现,虽然世界范围内开展了儿童友好型城市评比,但每个国家城市发展进程不一致,未能在世界范围内形成统一的儿童友好城市评价标准。通过对儿童友好城市公园的系列文献阅读和现场调研,构建城市公园儿童友好评价体系,同时,以深圳市人才公园为例进行模糊评价,以期为儿童友好城市公园建设提供参考。
 
1研究内容与评价过程
 
1.1研究对象
 
深圳市人才公园,地处南山后海片区,与深圳湾滨海休闲带相连,占地面积约77万m2,水域面积约30万m2,是全国首个以人才命名的主题公园。2021年6月,深圳市人才公园儿童友好提升项目正式完成,儿童友好设计改造从儿童成长需求出发,即“自然”“科学”“艺术”“关怀”“安全”6个维度,塑造儿童友好空间,以人才公园活动区嬉乐园为核心,向整个园区辐射,开拓自然研学、科学研学、艺术研学、游戏世界四大儿童友好主题游览路径,为家长和儿童提供多样化的体验[6]。
 
1.2研究方法
 
采用层次分析法,合理的结合定性和定量决策,将决策思维层次化、数据化[7]。通过Yaahp软件,构建儿童友好性评价分析模型,确定每个儿童友好评价的相对权重,并采用模糊综合评价法,建立模糊评价数学模型,评价城市公园儿童友好度,解决主观性强又不确定的问题,使得决策更加科学,更具说服力。
 
1.3构建评价体系
 
经过深入调查香蜜公园、儿童乐园、人才公园等深圳市知名儿童友好型公园,结合儿童友好型城市特征,在研究大量国内外文献的基础上,对城市公园儿童友好型评价因子进行归纳分类,构建了目标层、准则层、指标层3个层次(见表1)。其中,准则层包括安全性、可达性、可玩性、舒适性、景观性5个一级指标,指标层包括安全保卫、卫生安全、设施安全等16个二级指标。
 
利用AHP、Yaahp软件及相关专家打分来确定儿童友好性评价指标的具体权重。主要分为4个步骤:(1)建立层次结构分析模型,设计符合儿童友好性评价的问卷调查。评价标准划分为9个等级,其中,9、7、5、3、1的数值分别对应极其重要、非常重要、相当重要、稍微重要、不重要,8、6、4、2表示重要程度介于相邻的2个等级之间。(2)将问卷调查表发给10位长期在深圳从事景观设计、景观管理、景观教学的专家,通过1~9标度法,对评价指标进行两两比较,构造判断矩阵,得出指标的权重。(3)利用YAHHP软件检查专家数据,列出专家判断中存在的差异,判断相反或残缺判断的情况。针对调研结果,对判断矩阵进行一致性检验,采用随机一致性比CR进行评估,确保一致性比率,当CR<0.10时,判断矩阵有令人满意的一致性。根据计算结果,得出指标的权重(见表2)。
 
准则层要素一致性比例为0.0930,λmax:5.4167;安全性一致性比例为0.0088,λmax:3.0092;舒适性一致性比例为0.0516,λmax:3.0536;可达性一致性比例为0.0993,λmax:3.1033;景观性一致性比例为0.0695,λmax,4.1855;可玩性一致性比例为0.0516,λmax:3.0536。
 
1.4儿童友好性城市公园的模糊综合评价
 
(1)通过实地调研和记录,调研筛查出人才公园中友好性的儿童空间。2023年4月,深入调研深圳市人才公园儿童友好性现状,随机抽取3个休息日,天气均为晴朗,时间为9:00-11:00、16:00-18:00,通过现场拍摄、记录、统计儿童的数量及参与的行为方式,经过调查筛选出儿童数量多、活动丰富的区域,为嬉乐园、人才广场、求贤阁、候鸟栖息地、环形跑道、芦苇荡、院士林、人才功勋墙、草地剧场,为后续问卷调查做准备,调查结果见表3。
 
(2)采用模糊综合评价法[8],将定性评价转化为定量评价,对受到多种因素制约的事物或对象进行总体评价。模糊综合评价法是一种基于模糊数学理论的综合评价方法,针对综合评价结果,得出各个要素之间的排序,方便为后期建设提供参考。采用模糊数学理论中的模糊评价法,对人才公园的儿童友好性满意度及相关指标进行定量化分析,建立相应的模糊评价模型,以便真实、客观地反应实际情况。评价采用V1、V2、V3、V4、V5共5个等级标度,评价人才公园安全保卫、卫生安全、设施安全、场地选址、交通组织、无障碍设计、游憩空间等满意度,其中,V1代表差、V2代表较差、V3代表中等、V4代表良好、V5代表优秀。
 
模糊综合评价法的城市公园儿童友好性评价
 
(3)对人才公园的主要儿童友好活动空间进行问卷调查。以12岁以上的人群为研究对象,现场随机发放纸质问卷300份,现场回收问卷292份,回收率达97.3%,剔除无效问卷8份,有效问卷为286份,有效率达95.3%。然后总结并记录评价结果,经数据整理,得到人才公园儿童友好性有关指标现状的初始量化值。
 
收集整理原始数据,并按照得分比重处理数据,形成指标因素评价矩阵(见表4),模糊算子的选择采用Μ(·,⊙)加权平均型算子,既突出了主因素,又考虑到了每个因素对综合评价的贡献,能比较客观地反映评价对象的全貌。pj为模糊综合评价指标,表示评价对象对评价集第j个评价元素的隶属度,计算公式为:
 
wj为评价对象第j个因素的权重值,rjk为模糊综合评价矩阵中的元素。
 
为了确定模糊关系矩阵,计算出要素层各指标对各评价元素的隶属度,构建隶属度子集Ri,Ri=(ri1,ri2…,rin),(i=1,2…n),如果需要分析N个指标,会有N个隶属度集合,R1,R2,R3…,RN(其中,Ri是评价因素中第i个指标对应评价集合中每个评价标准V1,V2…,Vn的隶属度),rij=第i个指标中选择vi等级的人数/参与评价的总人数(j=1,2…,n)。
 
由表5可知,深圳市人才公园儿童友好性建设总体评分较高,获得了市民的高度认可。从要素层面来看,安全性评价值最高,为4.8593,说明人才公园重视安全保卫、卫生安全、设施安全等建设,“以人为本”理念贯穿其中;景观性排名第二,评价值为4.6247,可见主题特色定位、地形塑造、动植物设计、建筑小品设计等景观要素把控得当,符合儿童友好需求;可玩性指标相对较低,为4.3583,说明游乐设施、活动策划等方面还有待提升。综合判断,人才公园儿童友好性处于优秀水平。
 
模糊综合评价法的城市公园儿童友好性评价
 
2评价结果与建议
 
通过AHP-模糊综合评价模型的构建,结合层次分析法的计算结果,确定影响儿童友好性一级指标为安全性、可达性、舒适性、可玩性、景观性。二级指标为安全保卫、卫生安全、设施安全、场地选址、交通组织、无障碍设计、游憩空间、服务设施、服务人员、游乐设施、自然科普、活动策划、主题特色、地形设计、动植物观赏、建筑小品。采用模糊综合评价法,确定人才公园的儿童友好性处于优秀水平,评价值要素排序为:安全性>景观性>可达性>舒适性>可玩性,以安全性评价值最高。安全性是旅游活动的基本要求,也是市民选择的重要参考依据,后期建设可将场地舒适性、可玩性作为后期改造提升的突破口,以更好地推进儿童友好性城市公园建设。
 
(1)解锁儿童娱乐天性,构建可玩性游乐空间。娱乐游戏是城市公共空间的重要功能属性[9],通过游戏玩耍解锁儿童的娱乐天性,促进社交互动,实现空间的共享、平等和自由开放。尊重儿童的心理特征,建立不同年龄阶段的儿童游玩方式,创造性地设计具有探索性的空间,吸引儿童与场所的互动,让孩子们在玩耍中提升户外游乐兴趣,保障儿童活动的多样化。
 
(2)完善便民设施和服务,创造舒适的城市公园环境。为了让老人、儿童、女性能在城市公园环境中,享受到更加便捷的生活服务,场地设计需紧跟时代发展,监测儿童游乐流量,与时俱进地完善公共服务和设施建设,满足出行玩乐等生活细节要求,如免费提供开水、城市地图、手机应急充电、便民收纳柜等,增强市民的归属感。
 
(3)关注特殊儿童需求,打造有温度的场所空间。在城市公园设计中,遵循安全性、可达性、公平性的设计原则,结合特殊儿童的生理特点,系统设计符合特殊儿童需要的娱乐休闲设施、运动健身设施及出行路线,给予弱势群体更多的关怀,让弱势群体与正常人享受到同等的公共资源,保证弱势群体能积极参与社会活动。
 
3结语
 
城市公园作为与城市社区联系最为紧密的公共绿地,服务广大儿童和家庭开展交往活动,是城市公共的“交往乐园”。通过现场调研及文献阅读,在专家咨询的基础上,建立了指标体系,分析了儿童友好性城市公园使用评价。以深圳市人才公园为研究对象,通过AHP-模糊综合评价法,较为客观地分析了人才公园的儿童友好空间,实现了科学化、定量化分析,进一步提出在交往空间设计中,应提高建设的可玩性、舒适性,为新时代背景下儿童友好性城市公园改造设计规划提供依据。
 
更多>园林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