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基于混合教学模式下的智慧植物景观设计课程

日期:2023-12-18 21:01:40     作者:孙景芝    浏览:0    
核心提示:智慧教学是转向教育信息化2.0的重要教学方式,而在当前时代背景下,单一教学模式已经不再适用。基于混合教学模式,解析智慧教学的内涵和实施路径,以《植物景观设计》课程为依托,探索“翻转课堂、小组教学、线上线下混合、实践教学等多种教学方法混合,并辅以多元化考核方法的智慧教学实践路径,以期为后续专业课程教学改革探索发展路径。
基于混合教学模式下的智慧教学设计实践
 
———以植物景观设计课程为例
 
孙景芝,霍旭冉,张雨婷,沈宏(燕京理工学院,河北廊坊065200)
 
摘要:智慧教学是转向教育信息化2.0的重要教学方式,而在当前时代背景下,单一教学模式已经不再适用。基于混合教学模式,解析智慧教学的内涵和实施路径,以《植物景观设计》课程为依托,探索“翻转课堂、小组教学、线上线下混合、实践教学等多种教学方法混合,并辅以多元化考核方法的智慧教学实践路径,以期为后续专业课程教学改革探索发展路径。
 
 
1研究背景
 
高校教学如何调动学生课堂积极性,改革传统教学方式、教学方法一直是各大高校课程教学改革的重点工作内容。当前正处于信息数字化大爆发时代,处于这一背景下的大学生每天面临爆发的各种信息,如何做好符合当前时代需求的大学生教育改革成为高校教师面临的又一挑战。

针对教学方式、方法的改革,多位专家学者都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深入探索,例如,2020年华东师范大学祝智庭[1]教授提出,未来学习的近景是混合教学,远景是智慧教学,2022年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2]曾在世界慕课与在线教育大会并作《以数字化转型引领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主题报告。本研究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以《植物景观设计》课程教学为依托,探索混合教学模式的智慧教学改革。
 
1.1混合教学模式内涵解析
 
何克抗[3]教授认为,混合学习(blendedlearn-ing)是克服传统学习与网络学习的局限而将两者优势相结合的一种学习形式。混合教学是一种注重发挥传统教学优势和数字化学习优势的教与学的方式,也是学生自主学习和协作学习的混合,混合学习的核心是强调教师的主导作用和学生主体地位的有机统一。
 
关于混合式教学的国外学者主要研究:哈文森[4]认为混合式教学应重点研究“课程设计”;而格雷厄姆[5]认为混合式教学应融合线上教学和线下教学的优势,避免纯粹单一教学方式的缺陷,进而提高学生参与学习的指数。
 
混合式教学元素应包含混合式教学环境、混合式教学方法和混合式评价体系。现阶段对于混合式教学环境更多探讨的是线上和线下教学环境混合,而对于线上教学资源如何进行有效筛选,如何根据不同学生水平和积极性制定线上资源的发布探讨较少。
 
1.2智慧教学内涵解析
 
对于智慧教学的研究,国内外学者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深入的理论和实践探索,本研究重点参考了华东师范大学祝智庭教授[1]对智慧教育的定义,他认为应该利用多种信息技术融合营造生态的学习环境,通过分析教学过程中的数据,利用教学智慧和文化智慧,本着“精准、个性、优化、共享、思维、创造”的教学原则,为教师提供施展高效教学方法的平台环境,让受教育者有良好的学习体验,使其由不能变为可能,由小能变为大能,进而达到培养良好的人格品性、较强的行动能力、较高的思维品质、较深的创造才能的人才培养目标[4]。

 
通过以上定义解析得出,智慧教育应转变传统的“单一主体、单项输出、被动接受”教学模式,变为“以学生为中心的双主体模式”。顾小清等[5]梳理出智慧教育的研究框架:首先是基于信息技术条件的智慧教学环境,其次是教师应该施展的创新教学方法,最后是多元化的智慧评估方法。因此,对于智慧教学法、智慧评估方式的探索就显得尤为重要。根据智慧教学内涵梳理智慧教学要素(见图1)。

 
智慧教学倡导“教师主导、学生主体”教学理念,主张打造“师生共同体”,强调教师在传道授业之外,更加注重学生的行动参与,让其通过主动探索的提升获得能力与素养。智慧教学实施过程中,重难点在于如何激发课堂主体之一的学生主体积极性,通过翻转教学、小组教学、任务驱动等多种教学法混合应用,同时在评价环节中通过多元化评价体系的实施,让学生参与到自我评价、小组评价和组间评价,增加学习途径,融入线上教学平台,旨在多方融合促进学生的课堂参与度。智慧教学的重难点梳理(见图2)。
 
2《植物景观设计》智慧教学设计实践
 
2.1课程目标及知识体系梳理
 
2.1.1课程目标。《植物景观设计》是针对环境设计专业景观设计方向大三年级课程,在本科人才培养体系中,预计通过该课程的学习,可使学生掌握常见园林植物生物学习性、生态学特性以及园林应用方法,并以此为基础进行植物景观设计。在课程学习中,着重培养学生知识整合能力、解决问题的实践能力,构建学生创新思维,团队合作的交流合作能力,为其后续学习、实习就业奠定相关知识、技能和思维基础。根据课程总体目标和课程内容设置,将课程目标设置为园林植物认知和植物造景设计2个分目标。

 
2.1.2知识体系梳理及课程设计。根据课程目标构建知识体系课程设计,确定课程核心知识,根据驱动型目标设计课程活动环节以及学习评价方法(见图3、图4)。
 
2.3混合式智慧教学方法
 
2.3.1线上线下结合。教师将教学任务按照知识点和教学目标进行拆分,植物认知部分共拆分成3个一级知识点、10个二级知识点、20个三级知识点;植物造景拆分成3个一级知识点、9个二级知识点、13个三级知识点。全部重点知识制作成视频课程上传学习通,学生会跟随教学进程提前进行线上学习。同时教师在大量网络学习资源中,筛选适合的教学资源和案例,通过学习通发送给学生,教师还通过教学过程积累优秀案例,构建微信公众号教学平台,如发布植物认知专栏、优秀作业分享,
通过微信文章阅读数据对比发现,这类知识专栏的阅读数据远高于其他类型新闻。学生课前通过学习通视频课程学习后,教师在线下课程中会及时测评线上学习效果,根据每个班级不同的测评结果调整线下课程内容和环节。
 
2.3.2翻转课堂+项目驱动式教学法。在植物认知环节,学生自由结组,根据班级人数分成6~8个小组,学习完线上课程后,教师在线下课程以前5个知识点为范例进行讲解,为学生做示范,学生以小组为单位认领教学任务点,每3~4组认领同一个任务点,结合视频课、网络资源和教材制作课件,教师在学生完成任务过程中为不同小组指导方向;学生小组将制作的课件投屏到小组屏后,小组代表通过教室智慧屏讲解知识点;此过程中教师扮演着“指导者”“管理者”“激励者”等多重身份的教练员角色。在植物造景环节,同样以小组为单位完成设计环节任务,小组课前调研、分析后进行自主研讨设计方案,方案经小组讨论和教师指导后借助智慧教室智慧屏进行方案汇报和评选。

 
2.3.3实践教学法。在教学环节中设置了8课时实践教学,教师分两次带领学生到校园和植物园实地植物认知及造景考察学习,在实地考察过程中,通过实物认知测评学生应用分析能力。在植物造景环节,设置2个实地空间场景,引导学生思考分析场地问题,并应用所学知识进行评价,提出创造性的修改建议,并通过学习通和智慧教室进行方案选评和内容展示。
 
2.4混合式教学环境
 
本课程设置了多个教学环境,包括线上教学环境、线下智慧教室和户外实践教学环境。线上教学环境包括线上教学平台(学习通自建课程)、专业微信公众号平台、MOOC大学教学资源等。针对教学环境,教师设置了调研问卷,共收集有效问卷247份,针对课前教学环节的问题“如果要设置课前学习环节,你更希望采用哪种形式?”44.13%同学选择课前学习通课程学习,31.17%同学选择课前任务设置,23.08%的同学选择了教材自学。这一结果也反应学生自主学习积极性较弱,更多人愿意通过学习通线上平台进行学习。

 
线下教学环境主要集中在智慧教室。智慧教室内硬件由小组圆桌、智慧屏幕和小组屏幕构成,在针对智慧教室教学环境“智慧教室小组屏对于课程学习是否起到了促进作用?”的问题中,89.88%的同学选择了智慧屏对于课程学习有促进作用。在“智慧教学环境对课堂教学活动哪个环节最有促进作用?”问题中,数据现实智慧教室的硬件智慧屏幕对小组讨论最有促进作用,有利于小组进行驱动式任务的完成(见图6)。
 
实践教学环境主要是教师带领学生进入公园绿地、植物园进行实践教学,学生在实践教学过程中可以对照实物对于所学知识进行实践验证,同时也有利于创新性思维的培养,如通过观察植物根、茎、叶、花、果实、种子的形态特征,推理植物名称、特性;通过实践观察植物配置,总结分析造景原则、造景方法。实践教学是对室内课堂教学环境的有力补充,也能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
 
2.5多元化智慧评价方法

基于混合教学模式下的智慧植物景观设计课程
 
智慧教学环境作为依托,智慧教学方法为核心,但智慧教学评估方法应该成为为智慧教学保驾护航的手段。构建良好的课程评价方法或标准,可以有效确保教学改革的实施,完善教学内容,是课程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6]。在课程教学不同环节、不同教学进度中,作为教学活动主体之一的学生,开展学习的方式均不一致,因此教师所扮演的角色也不相同。应根据不同教学环节选择相适宜的考核方法,根据不同的考核载体,对学生素质、能力和学习效果进行多元化、科学系统的评价[6](见表1)。
 
2.5.1测评考核方法。教师根据学习任务点制作课前和期中测试题目,重点考核学生课前线上学习效果和前期基础知识掌握情况。针对学生植物景观设计任务完成过程设置测评考核点,依据前期空间分析、植物设计过程和植物设计成果设置评分依据,考核植物景观设计方案完成效果。
 
2.5.2互评考核机制。学生以学习小组为单位制作授课课件,完成项目设计方案,利用智慧屏幕或上传至学习通,教师设置组间评价机制,其余小组进行评价,组间评价分数计入过程考核成绩。互评机制调动了学生团队合作热情和竞争动力,同时唤起学生评价方案的思考意识,在此过程中培养了学生团队协作能力和创作设计思维的养成。课程结束后设置调研问卷,在“你认为组间评价是否有利于课程学习?”这一问题上,80.16%的同学选择有利,再一次印证学生互评不仅可以调动学生课堂参与积极性,还可以有效存进学习效果。
 
2.5.3积分考核方法。分为个人积分和小组积分2种形式,教学过程中,将根据教学过程设置不同课堂任务,教师记录完成任务的小组和个人,记录积分,并计入最终成绩。积分制极大调动了学生的学习热情。
 
3教学反思及展望
 
3.1教学反思
 
3.1.1不同班级差异化教学不足。《植物景观设计》教学班级共4个,每个班级学习氛围和课堂表现都不同,课前设置的教学环节在4个班级教学中收获的反馈也不同。受教学进度和教学目标限制,4个班级的差异化教学无法完全做到与教学反馈及时匹配。
 
3.1.2个体化教学不足。在教学环节中,虽然教师尽可能关注到每个个体,确保每个人都能及时跟上课程进度,但受班级人数限制,无法完全做到因人而异,采取针对个体的教学方法。
 
3.1.3智慧教学资源利用不充分。智慧教学要求教师具备的4个素养:思维教学设计师、创客教育教练员、学习数据分析师以及学习冰山潜航员[1],学习数据分析无法做到充分利用智慧数据分析,根据班级数据及时调整教学进度。
 
3.2智慧教学展望
 
随着智慧教学环境的建设,深入学习掌握智慧教学设施,达到熟练应用和分析数据,智慧教学探索的不断深入和反思,总结经验,避免不足,完善教学设计方案和实施路径,未来培养具有创新思维的学生,成为智慧教师定指日可待。
 
更多>园林
最新文章

Processed in 0.462 second(s), 137 queries, Memory 1.66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