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关于盆景舍利干和神枝之浅见

日期:2017-06-29 18:45:57     浏览:51    
核心提示:当前盆景界对“舍利干”和“神枝”方法有着不同的看法,这应该是正常的。对于认识上的分歧,可以通过讨论的方法来统一认识,所以讨沦是分必要的。
 ■江苏  宫树鼎

 

    当前盆景界对“舍利干”和“神枝”方法有着不同的看法,这应该是正常的。对于认识上的分歧,可以通过讨论的方法来统一认识,所以讨沦是分必要的。

 

    讨论问题首先应有一个基准点,这个基准点就是以什么理论为指导。因为小同的理论决定着不同的审美观,小同的着眼点就有不同的价值观。如果指导理论不同,那就无法统一我们的认识,所以我们必须先确定我们的理论基础。

 

    足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为指导去研究和分析问题,这是不能动摇的。当然,如果我们以花术盆景作为生活点缀随便玩赏的时候,可以不谈这个问题,可是今天盆景已上升到艺术的行列,在衡量盆景艺术的主题、制作、形式以及鉴赏等方面,就不能不谈这个基本问题了。

 关于盆景“舍利干”和“神枝”之浅见

辩证唯物主义认为,艺术是基于劳动生产和社会生活之上的一种特殊的精神生产,是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它以意识形态反映着这个基础。由这种认识出发,我们社会主义社会的现实,便产生了反映这个现实的艺术,如果反映其它国家的现实,那就错了。我们的盆景艺术也就是我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山川形胜以及审美观反映的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所以我们的盆景艺术就必须是民族的、时代的、群众喜闻乐见的。 

 

   “舍利十”、“神枝”和大三角的形式是产生于日本经济与社会生活之上的意识形态,带有鲜明的H本民族精神,所以日本盆景和我国盆景是产生在两个截然不同的国度中的意识形态,这个界限是不容混淆的。但是有些同志看l u题没有以这个基准点为准绳,一面谈着我国的民族传统,一面义拉着“舍利干”和“神枝”往‘块拼凑,使人觉得“舍利于”和“神枝”成了我国民族传统中最好的方法,由它表现出来的精神是我国盆景的最高境界,据说这种感觉是由“禅悟”而得到的。显然,这种论点是混淆了国家、民族以及艺术本体的界线,实际卜_是艺术无国界论的。种反映。  

 

  “舍利干”和“神枝”是制作盆景的一种方法,是许多盆景方法中的一种,当然它不是全部,更不是唯一,所以没有必要把它说得天花乱坠,好像我们的盆景已经到了绝境,只有“舍利干”和“神枝”才能挽救中国盆景的命运似的。“舍利干”和“神枝”说到顶,只是一种修饰树干的办法而已,决不是盆景艺术的全部,有用着处自当用。

 

但不可忽视它的另一面,就是一定的方法是为一定的形式服务的——“舍利干”“神枝”是为造就日本盆栽形式服务的,而日本盆栽形式又是为表现日本民族精神服务的,说到底,“舍利干”和“神枝”是日本社会形态的产物。作为借鉴,从来就不是原封不动的摹仿,而是要经过消化,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

 

可是当前我们的盆景情况确使人担忧,对自己的精华不去研究,不去发扬,而剥皮、劈干、大三角却一哄而上,趋之若鹜,有的连几架也做成日式的了。如此F去,我们的盆景形式变了,盆景内容当然也跟着要变。马克思说:“如果形式不是内容的形式,那么它就没有任何价值了。”所以这个问题是个原则问题,而不是个人喜恶问题,是值得我们三思的。

 关于盆景舍利干和神枝之浅见

    “舍利干”和“神枝”是不是当前十全卜美最好的方法呢?我认为凡事都有两重性,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好的一面是对一部分残缺树干能起到修饰作用,但坏的一面就是大面积地剥皮,使植物的运输线受到极度的压缩,为盆景的养护带来难度,稍有不慎,便会造成植物的死亡。总的说来,“舍利干”和“神枝”使用过度所形成的残缺、扭曲、白骨成堆,是一种造作,是一种惨状,是一种悲哀,不是病态,也属残缺。如果再配上一个大三角帽子的树冠,千篇一律,如法炮制,岂不是匠气十足!我真不知道,有的同志把这种造型形式奉为经典是用什么眼光审视的? 

 

   我国五千年悠久的文化传统造就了中国风格的盆景,形式上师法自然,不拘一格;内容上以物写心,反映时代,并通过形象引发象外之境,以表达作者的感情和理想。因此我国的盆景在制作、形式、鉴赏诸方面是独一无二的,有风骨道劲的岭南盆景,挺拔轩昂的浙江盆景,流畅磅礴的湖北盆景,大气雄浑的福建盆景,文静潇洒的江苏盆景等等,并且各地都有造诣深厚的艺术家为代表人物。如此风格纷呈,品类繁多,精品万千,内涵隽永的盆景园地,难道一无可取!只有“舍利干”和“神枝”才是创造中国精品盆景的唯一办法吗? 

 

   “舍利干”和“神枝”是日文里的汉字。对待外国文字的词汇,应当经过翻译成中文后使用,这是为了维护我国的文字尊严。我虽不懂日文,但已领会到“舍利干”就是枯干,“神枝”就是枯枝。枯干和枯枝,在我圉的文字中早就有了,并且通俗明白,为何不用呢?    总之,“舍利干”和“神枝”是一种方法,它最适用于日本盆栽。当然,对于方法我们完全可以借鉴,但不应用这种方法把我们的树桩盆景改造成日本式的盆栽,而是仅用这种方法修补树干的残缺,对于完好的树干,那就没有必要使用它。如果见树就“磨刀霍霍”,这岂不是买椟还珠了。

 

如果有人对此独有垂青,那完全可以自己搞去,不必大力宣传让大家也搞,你要和人家“接轨”,那是个人行为,但中国盆景是绝对不能和外国“接轨”的,也是无轨可接的。    当前全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为全面建设小康而奋斗,我们的国家正在欣欣向荣地向前发展,这是主旋律。在这样的大氛围中,盆景艺术要表现的是健康美,而不是枯木朽株、无皮死枝、白骨累累的“凄惨美”。

 

我们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我们的文化是光辉的文化,在奋发图强的主旋律中,我们的盆景艺术需要表现的是健康美和中国美。

 
>更多关于舍利干盆景的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