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中国近代风景园林促进公共健康的公园活动

日期:2023-03-23 22:08:21     浏览:0    
核心提示:纵观近代中国历史,风景园林的发展与当时社会对公共健康的追求紧密相关,政策背景、历史事件、社会环境等是推动公共健康导向下风景园林发展的显式主导因素,
促进公共健康的公园活动
 
3.2.1休闲游览
 
公园成为市民一年四季均可休闲娱乐、调节精神的良好去处。春秋季节时,人们常到公园赏花踏青,如北京中央公园内的行健会的兰花展览,唐花坞的菊花展览,都盛极一时[49]。盛夏时节,人们常赴公园乘凉、避暑,如上海的文庙、顾家宅、外滩、兆丰、虹口等各大公园在夏天往往游人如织[50],南京秀山公园、鼓楼公园等皆为“乘凉佳处”[51]。冬日可踏雪、滑冰,北京中央公园、北海公园都建立了滑冰场,北海还曾组织过化妆滑冰大会[52]。
 
3.2.2体育锻炼
 
体育锻炼是中国近代公园中的重要功能之一。20世纪初,上海公共租界的新靶子场公园(虹口公园前身)已开展体育运动[13]。至民国时期,上海的胶州公园、虹口公园、汇山公园成为举行各种体育运动和比赛的重要场所,仅虹口公园一个季度内就容纳了2万多人开展各项球类运动[53]。

在北京,1915年朱启钤在中央公园发起“行建会”,成为京师第一个“公共讲习体育之地”[49],设有棋类、台球、网球、投壶、弓矢等体育项目,并聘请武术教师教习拳术、剑术,此后还专设新增了儿童运动场;1926年北海公园内不仅开辟儿童运动场,还在北岸大圆镜智殿的院内辟建公共体育运动场;1933年中南海公园修建了北京第一个公共游泳池[52]。
 
3.2.3卫生科普宣教
 
公园中常开展卫生展览、卫生运动大会等卫生科普宣教活动。最早的卫生展览处是1917年内务部在北京中央公园内设立的“卫生陈列所”,长期展览医学标本、解剖图和卫生相关的书报[33]。此外,中央公园还定期举行生理及病理、产妇卫生、卫生习惯、环境卫生等品类丰富的卫生展览大会[54]。南京第一公园[55]、天津中山公园[56]、上海外滩公园[57]等公园内也不乏类似的卫生展览活动。
 
卫生运动大会是政府主导、定期举办的全国盛事,于1928年被南京国民政府定为“七项运动”之一,于每年的12月开展。卫生运动大会常于公园内举行,内容包括卫生讲演、卫生游行、卫生影片放映、街道清洁大扫除等。《申报》曾报道北京中山公园[58]、上海文庙公园[59]、太原中山公园[60]、成都少城公园[61]等公园中开展卫生运动大会的盛况。

中国近代风景园林促进公共健康的公园活动
 
3.2.4灾后避难及赈灾活动
 
公园也常成为灾后避难和开展赈灾会的主要场所,近代南京玄武湖公园、北京中央公园都曾多次举办游园赈灾会。以1917年天津水灾为例,灾民流离失所,只能在公园等公共空间处避难[62],随后,北京中央公园[63]、上海虹口公园[64]、杭州西湖公园[65]等公园相继举行赈灾会。
 
3.3开展植树造林活动,促进公共健康
 
《申报》记录了上海[66]、江苏[67]、浙江[68]、山东[69]、河北[70]、河南[71]、甘肃[72]等十余个省市的植树活动,尤以上海的报道居多,从1928年植树式创立起,上海就持续性开展植树造林活动,市政府对于每次造林的地点、时间、宣传标语、行程等都有详细安排[73]。对于全国而言,1942—1947年共种植树木2330166299株[74],可谓成果丰硕。
 
4结语
 
纵观近代中国历史,风景园林的发展与当时社会对公共健康的追求紧密相关,政策背景、历史事件、社会环境等是推动公共健康导向下风景园林发展的显式主导因素,清末“新政”推动了公园促进公共健康理念的传播,民国政府的“市政改革”拉开了公园大建设的帷幕,孙中山的倡导和民国政府的推动促成了植树造林活动的热烈展开,而这背后决定性的隐式主导因素则是其时社会对公共健康的普遍重视与追求。
 
总体而言,在疫病频发、天灾不断、公共健康欠佳的近代社会,一方面,公园建设、植树造林和依托公园开展的各类活动,确实有效地推动了健康理念的传播,提升了国民的健康认知水平,为近代中国的公共健康事业作出了实质性贡献;另一方面,社会对国民公共健康的普遍关注与追求,也直接或间接地促成了公园建设的大发展、植树造林活动的全民普及,帮助公园成为国民日常休闲娱乐、体育锻炼、接受卫生科普宣教、灾后避难等的主要场所,推动了近代中国风景园林的发展。
 
>更多关于中国近代风景园林的文章     
最新文章

Processed in 0.074 second(s), 93 queries, Memory 0.84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