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城市公园植物景观空间声景感知特征及影响因素研究

日期:2023-03-26 13:33:42     作者:刘江    浏览:5    
核心提示:植物景观空间的总体声景感知在愉悦度与宁静度2个维度均有显著差异。影响各类空间总体声景感知的主要声源感知特征不同,与声景愉悦度和宁静度关系最为密切。半开敞空间的植物色彩和密闭空间的郁闭度分别与声景丰富度和愉悦度有密切关系。
摘要:植物景观空间是城市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声景品质直接影响游客的游憩满意程度。对福州市5个城市公园进行实地调研和公众问卷调查,探究不同类型植物景观空间在游客声景感知方面的差异及影响总体声景感知的主要因素。结果表明:不同类型植物景观空间声源优势度感知差异最明显,尤其是交通声,但是声源和谐度感知差异不明显。

植物景观空间的总体声景感知在愉悦度与宁静度2个维度均有显著差异。影响各类空间总体声景感知的主要声源感知特征不同,与声景愉悦度和宁静度关系最为密切。半开敞空间的植物色彩和密闭空间的郁闭度分别与声景丰富度和愉悦度有密切关系。密闭空间中声景宁静度营造需考虑不同教育背景的游客的需求。研究结论可为提升城市公园植物景观空间声景品质提供理论参考。
 
城市公园是城市居民主要的休闲游憩场所[1],因其具有优美的景观和舒适的小气候,并有助于缓解心理压力、改善焦虑紧张情绪[2-3],已成为疫情期间相对低风险的公共游憩活动空间。探讨后疫情时代城市公园设计和更新的策略与方法以提高居民的游览体验是风景园林领域面临的重要问题。
 
植物是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与建设的主要材料,在城市公园建设中,人们往往通过控制植物种植形式、规格等塑造强烈的空间感四。过往研究裘明,植物景观空间不但可以直接影响场地内的微气候网,还会给人们带来不同的心理感受,从而影响人们对景观空间的认知和评价[6]。此外,植物景观空间的降噪效果已经得到普遍认可与应用f}-87,其对声景营造的重要性也开始受到关注[0-10]。如研究发现城市公园中景观空间特征对声景感知的影响比景观构成更为显著。
 
在植物景观空间营造方面,相关学者已经证实不同类型植物景观空间的声景感知存在差异,在绿色半开敞和半封闭空间中社会声和自然声最为明显口2」;封闭空间由于声压级较低受到游客喜爱,且游客的年龄和访问频率会影响其对声景元素的偏好,如老年人更偏爱半开敞和垂直空间口3」;大学校园内,使用者对开敞空间的心理感知和声景喜好度评价最为良好,垂直空间最差[14].覆盖空间与封闭空间因其具有覆盖和隔离感,更有利于校园声景的营造口5」。

虽然国内外学者对植物景观空间营造的声景特征有一定的探索,但对不同类型植物景观空间声景感知的形成机理与影响因素有待深入研究。因此,本研究以福州市5个典型城市公园为例,针对多个类型的植物景观空间中游客的声景体验进行公众调查,分析其在声景构成、游客声景感知等方面的差异及其影响因素,以期为不同类型植物景观空间的设计提供参考。
 
1研究方法
 
1.1案例区选择
 
NormanK.Booth将植物景观空间划分为5种基本类型:开敞空间、半开敞空间、覆盖空间、密闭空间和垂直空间[16]。其中,开敞空间(KC)视觉性完全开敞,以大面积草坪或广场为中心,四周开敞无隐秘性;半开敞空间(BKC)视觉性不完全封闭,一面或多面限制了视线的穿透;覆盖空间(FG)顶面物质性封闭,立面视觉性开敞;密闭空间(MB)视觉性与物质性均完全封闭,具有极强的隐秘性和隔离感;垂直空间(CZ)顶面视觉性开敞,立面物质性封闭。
 
本研究以此为标准,综合考虑福州城市公园的地理区位、公园的规模和内部环境,以及公园的游客数量等,选择福州市内的5个城市公园进行实地调研,包括以五洲风光为主题、面积较大的左海公园(ZH),具有丰富水景的温泉公园(WQ),保存最完整的古典园林西湖公园(XH),具有独特闽江流域文化特色和榕城风情的闽江公园(MJ),以及集山、湖、休闲步道等为一体、以海绵城市为主题的牛岗山公园(NGS)。

这5个公园植物种类繁多,配置方式多样,人流量较大,声景资源丰富,且涵盖了福州市的综合性公园和区域性的专类公园,是福州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公园。根据上述植物景观空间分类方法,筛选包括开敞空间、半开敞空间、覆盖空间和密闭空间4类空间在内的特征明显的12个调查样点进行分析(表1)。这12个样点由植物和公园中其他花园元素(例如水体、景观小品等)组成,且在不同程度上被植物包围。

同时,考虑样点的人流量,排除游客利用率不高的植物景观空间,确保能够满足对不同类型人群研究的需求。公园内垂直空间较少且无游客停留,故未选择此类型。在正式调研前,对样点的声景现状进行记录,共识别出自然声、人工声和机械声三大类共17种声源(表2),作为后续公众调查的基础资料。
 
1.2数据获取
 
1.2.1游客声景感知主观数据
 
本研究采用问卷调查获取游客声景感知主观数据,问卷内容包含3个部分。1)调查受访者的人口、社会与行为学特征的基本信息,包括性别(男、女)、年龄(<18、18~24、25~30、31~40、41~50、51~60、61~70、>70岁)、受教育程度(初中及以下、高中或中专、本科或大专、研究生及以上)、职业(从事行业者、学生、无工作者)、在福州居住时间(1年以内、1~2年、3~5年、6~9年、10年及以上)、游览频率(每周多次、每周1次、每月1次、2~4次、第1次)以及游玩时长(<1h、1~2h、2~3h、3~4h、半天及以上)。
 
2)游客对所在场地内声源感知的评价,采用7级量表对典型声源的感知频率(1-极少,7-极频繁)、感知强度(1-极弱,7-极强)和偏好度(1-极厌恶,7-极喜欢)进行评价。3)游客对所在场地声景感知的评价,选取的评价指标包括安静的、丰富的、愉悦的、和谐的、变化的以及舒适的,采用7级量表进行评价(1-极不赞同,7-极赞同)。
 
1.2.2植物景观空间声景客观数据监测
 
采用声级计(BSWA308)测量各样点的物理声学参数数据,包括等效A声级(LAeq),以及累积百分声级L10和L90,分别代表声环境的前景声和背景声。
 
1.2.3植物景观空间客观属性数据
 
选取常绿落叶比(<1/4、1/4~1/2、1/2~3/4、≥3/4)、围合度(<1/4、1/4~1/2、1/2~3/4、≥3/4)、郁闭度(<1/4、1/4~1/2、1/2~3/4、≥3/4)、树种种类(<3、3~4、5~6、≥6)和色彩树种(1种、2种、3种、4种及以上)5个指标对植物景观空间的物理特征进行评价。
 
1.3数据分析
 
研究正式调研时间为2020年10月,平均气温约21.2℃。通过现场监测与问卷调查的方式收集信息,采集时间集中在8:00—12:00、14:00—18:002个时段。在12个调查样点上共发放问卷220份,有效问卷213份,回收率为96.8%。其中,开敞空间54份,半开敞空间52份,覆盖空间56份,密闭空间51份。使用SPSS26.0中的可靠性分析和因子分析分别对该问卷进行信度和效度检验。
 
经过信度检验,声源感知与声景感知评价量表的克朗巴哈ɑ信度值分别是0.77和0.89,均大于0.7,说明数据可靠性较好;效度分析主要通过Bartlett球形检验和KMO值分析实现,结果显示KMO=0.619>0.6,Bartlett球形度p值为0.000(p<0.05),说明数据有着较好的效度。

城市公园植物景观空间声景感知特征及影响因素研究
 
样本数据中受访者的基本信息统计结果如图1所示。
 
为了能够更加全面地描述声源在场地中的存在状态与和谐程度,本研究基于上述3种声源感知指标,引入朱天媛等在研究城市公园声源感知与游览满意度的关系时提出的2个综合声源感知指标[17]。
 
声源优势度(SoundDominantDegree,SDD):指该声源在特定声景中的主导性程度,用声源感知频率(PerceivedOccurrencesofSound,POS)和声源感知强度(PerceivedLoudnessofSound,PLS)的乘积表示,如公式(1)所示。
 
声源和谐度(Soundharmoniousdegree,SHD):指该声源在环境中的主导地位与人们对其偏好的符合程度,用声源偏好度(PFS)、声源感知频率(POS)和声源感知强度(PLS)3个指标构建的数学模型表示,如公式(2)所示。[


城市公园植物景观空间声景感知特征及影响因素研究
 
式中,j为第j个样本;i为第i个声源;n为样本量。声源优势度决定声源和谐度程度,声源的偏好程度利用指数函数的特征来确定其方向值,当偏好度大于偏好度均值时,则优势度越大,和谐度也图1样本统计信息(N=213)图2不同类型植物景观空间的声学指标分析。越大。反之,若偏好度小于偏好度均值,则优势度越大,和谐度反而越小,偏好度方向值与优势度相乘获得声源和谐度。。
 
标签: 植物景观空间
>更多关于植物景观空间的文章     
最新文章

Processed in 0.377 second(s), 394 queries, Memory 2.7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