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剪花木也成大工匠!他照看两棵百岁罗汉松盆景37年_盆景__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一家开办了13年的盆景网站

修剪花木也成大工匠!他照看两棵百岁罗汉松盆景37年

   日期:2017-03-05 21:20:29      浏览:1    
核心提示:盆景制作是一门需要长期积累、反复锤炼的技艺,需要耐得住枯燥、经得起磨炼、受得了劳苦,才能不断追求更高的高度,成就匠心独具的作品。——— 何兆煊

何兆煊
佛山禅城人,1959年生,从业37年,工艺美术师、盆景技师,首届“禅城大工匠”称号的获得者之一

 
盆景制作是一门需要长期积累、反复锤炼的技艺,需要耐得住枯燥、经得起磨炼、受得了劳苦,才能不断追求更高的高度,成就匠心独具的作品。——— 何兆煊
“种植有很多学问,修剪也不只是修剪。”今年7月,禅城举行首届“禅城大工匠”评选,不同于其他区域对于高新企业、制造业工匠的重点关注,禅城选出了一批看似“平凡”的工匠,何兆煊就是其中一位。

 
今年57岁的何兆煊是中山公园绿化修剪的负责人,一把剪刀一拿就是37年,在他看来,满园的花草树木一点都不普通,和其他行业一样,这同样是一门需要长期积累、反复锤炼的技艺。

 
其人
 
本想做石湾公仔18岁被分配到园林处
“像这种同时长出三四枝枝干的,一般选择留下不留上。因为留下更符合枝干生长的规律,也便于造型……”22日,在中山公园的盆景园里,何兆煊一边向记者介绍,一边忙着修剪手边一棵树龄已有两百多年的罗汉松。园内60多盆栽,都需要精心打理。

 
其实不只盆景园,整个中山公园的绿化都是由包括何兆煊在内的9人团队打理。从早上八九点钟开始浇水、修剪,下午两点准时开始浇水。多年来,这便是何兆煊他们的日常工作,这看似机械重复,但其实并不并不简单,园内几乎每种绿化植物的生长习性,何兆煊都了然于胸。
其实如果不是工作分配到了园林处,何兆煊可能现在还在做陶瓷公仔。37年前,年仅18岁的他被分配到中山公园,当时他还在学做石湾公仔,“当年我还想上山下乡来着,只是轮到我的时候,别人都陆陆续续回城了,我就被分配到这里了。”

 
刚入行时,何兆煊还只是个没有任何园林知识的小学徒,所幸带他的老师傅倾情相授,让他很快就上了手。在何兆煊的眼中,老师傅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好人,“他不把徒弟当徒弟,大家就是一起工作一起讨论的同事。”从浇水、施肥到修剪,事事要亲力亲为。何兆煊很快适应并渐渐喜欢上这份工作。
两年后,老师傅退休,何兆煊正式开始独挑大梁,管理起盆景园的五六百棵盆栽,工作做得好不好也没人管。但何兆煊在心中给自己立了条标准尺,偶尔剪错树枝,都会后悔不已,常常反思“为什么会这么剪”。

 
为了解不同植物的习性,几十年来何兆煊坚持看园林方面的书籍,园林处还常组织队伍到华南农业大学和华南植物园,请专家教授讲解相关知识。虽然一开始只是“被动”选择,但何兆煊却真正地爱上了这个岗位,几十年来几乎没想过要离开。
其匠


 
不放心别人跟到酒店为罗汉松淋水
从业37年,何徒弟成长成了何师傅,园内一草一木的变迁,都有着他的汗水和回忆。盆景园里的盆栽,也从鼎盛时候的七八百盆,到现在只剩下60多盆。
“以前中山公园是差额拨款制的,不像现在政府等额拨款的资金充裕,养得好的盆栽都拿去卖掉换资金了。”何兆煊说,几十年来,盆景园的盆栽几乎换了一批又一批,唯一不变的,几乎只剩从他第一天上班就开始陪伴的两棵老罗汉松。“曾有市长说不能卖这两棵罗汉松,所以才保留到了现在。”
“到十月,就照顾了它们38年了。”对这两棵亦友亦子的罗汉松,何兆煊说“最有历史亦最有感情”。1984年,禅城区的旋宫酒店开业时,要借这两棵罗汉松去门口摆放一星期,“别人淋水不放心,没办法只好自己去。”何兆煊说。


 
多年来,一直是何兆煊悉心照顾着这两棵罗汉松,曾有几次老树患病,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差点枯萎。何兆煊回忆,当时是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两棵罗汉松被搬到动物园猴山附近展示,由于换泥整棵树被连根拔起,当时也没及时遮挡光线,其中一棵叶子开始发皱枯萎,何兆煊赶紧用超大塑料袋将罗汉松整棵套住,在上面开了一些通风的孔洞后,每日叮嘱细心浇水,直到一个多月后,这棵罗汉松才缓了过来,还长出了些新芽。
其心


 
曾想开家植物医院专门给它们看病
几十年的经验积累下来,何兆煊也慢慢地积累了自己的一套心得,别的地方有树木“生病”,也会请何兆煊去帮忙“诊断”。在祖庙博物馆龟池旁,有棵树龄500年的九里香也是何兆煊的“病人”。由于长势不佳,曾有不少园林工程师建议直接把病枝割掉,何兆煊却有不同意见,“凡是医病树我都习惯不动那棵病树,割掉的话会断了里面的根,断了根植物会死得更快。”

 
何兆煊说,那棵九里香原本根系已经不够发达,如果切割树枝势必会摇晃到树干,“一摇的话就意味着所有的新茎都会动摇”,何兆煊根据经验诊断,九里香的病因是积水,在树的四周挖一条深槽,一改之前工程师把泥土铺上去的惯性做法,铺上小石头,帮助其根须呼吸透气。果然,一段时间后九里香一改之前“颓废”的状况又“活”了过来。

 
现如今,何兆煊已经治好不少树木,他一度想过要开一家植物医院,“专门给植物看病的那种”,但总有新项目安排等问题影响着未能实现。他说,之前是想开,但是放下就放下了。

 
回想起这37年,从一开始事事亲自出马到现在带徒弟、带队工作,何兆煊笑着说这是正常的转变,“人老了,爬树修剪什么的也不太爬得动了,只能进行角色转变。”
谈及退休后的安排,何兆煊说要“园林陶瓷两手抓”。何父本就是制陶好手,何兆煊自小就耳濡目染,对于陶瓷有一种不逊于植物的执着和热爱。平常业余时间,何兆煊也坚持陶艺制作,他的陶瓷作品———《丰收的喜悦》还被收藏在广东省博物馆。良好的美术功底成为了何兆煊在园林方面工作的优势,使其对植物造型颇有见地。
“园林和陶瓷我都很喜欢,都是关于土的……”何兆煊如此说道。
 
采写:南都记者 关婉灵 吴曦 实习生 洪诗敏 摄影:南都记者 关婉灵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zixun/4/19967.html
>更多关于罗汉松盆景的文章     
更多关于盆景修剪的文章
更多关于盆景工匠的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下山桩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 
Processed in 13.408 second(s), 556 queries, Memory 6.07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