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今国内最大盆景专类园———上海植物园盆景园_盆景__PenJing8|盆景吧
热搜: 日本盆景  山水盆景  微型盆景  中国盆景  苏州园林卡  红豆杉盆景  常州盆景  日本松树盆景  灵芝盆景  黄杨 

现今国内最大盆景专类园———上海植物园盆景园

   日期:2017-05-25 12:23:58      浏览:69    
核心提示: 现今国内最大盆景专类园———上海植物园盆景园,经过一年多改建整修后日前重新试开放,千余盆盆景,多达100余种树种,其中,既有2.5米高、250岁,大气俊朗的“松鹤延年”五针松大型盆景,也有动静有致、收放自如的罗汉松盆景,还有各类小巧别致、明快流畅的落叶树盆景……
现今国内最大盆景专类园———上海植物园盆景园

  现今国内最大盆景专类园———上海植物园盆景园,经过一年多改建整修后日前重新试开放,千余盆盆景,多达100余种树种,其中,既有2.5米高、250岁,大气俊朗的“松鹤延年”五针松大型盆景,也有动静有致、收放自如的罗汉松盆景,还有各类小巧别致、明快流畅的落叶树盆景……

  上海植物园盆景园前身龙华苗圃始建于1954年,早在1974年植物园成立前就承担了收集、培养盆景、苗木的工作,被认为是海派盆景的发源地。今年50岁的上海植物园盆景技师赵伟称得上是这一行的“老法师”了,入园33年,他做盆景的心得是:“师法自然,苍古如画。”小小盆景承载自然和艺术,浓缩植物精髓,尽现园艺专家的匠心和功夫。

  “虽由人作,宛自天开”

  记者见到赵伟时,他正穿着蓝大褂给一盆40厘米高的六月雪做造型,身前、脚上零星沾着泥土。这几乎是他33年来的工作常态。“一般没有严格规定,树龄两三年后有了分枝就能做盆景,也可以让它生长七八年再做,小苗做小盆景,大苗做大盆景。”他说。他身旁放着一个制作盆景专用的工具包,里面有锯子、修剪细枝的长剪刀、小号剪刀、剪铝丝用的钳子、剪粗枝的大剪刀和磨刀石等,每次做造型,这些工具基本都能用上。

  眼前这株长了六七年的六月雪有两根粗干、两根细枝,叶形小巧,枝头开着朵朵白花。片刻凝神静思后,赵伟把六月雪转了几圈,从各个角度端详,“和作画一样,要意在笔先,胸中先有丘壑才好动手。”他说,要先选好正面,想好每根枝条的空间布局和彼此的长短比例。

  蟠扎是盆景主要造型方法之一,用不同直径的铝丝绑扎在枝干上,弯曲铝丝和枝干便可做出造型。绑扎是造型的基本功,铝丝最粗的直径有十多毫米,一端固定在树干上,绕时贴近树干但又不能摩擦伤害树皮,要避开花叶,“蟠扎要一气呵成,一根铝丝用到底,中间不能换接。”赵伟说。

  绑扎好便可弯折,赵伟徒手弯曲枝干,“控制好手劲,感受枝条弯折的承受度,同时仔细听声音,濒临断裂时枝条会有预警。”赵伟说,植物其实很皮实,有的枝条折个180°都没问题,“但一般不会那么弯,不自然。”

  最后成型时,六月雪的几朵小花和最顶端的小叶子完好无损,形态则更优美、协调、有趣。赵伟说,盆景艺术讲究师法自然,“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尽量减少人工痕迹,让盆景自然舒展,尊重树木本身的生态习性,“比如,不会把枝条弯曲成弹簧型,或者把枝干一圈一圈地盘起来,大自然的树不长那样”。

  每年循环为盆景“理发”

  盆景还讲究“粗扎细剪”“三分做七分养”,“剪”和“养”说的都是平时的修剪。人们看到的盆景都是造型精致、“纹丝不乱”的,但植物一直在生长,就要不间断地修剪。每年4月到12月,赵伟都在园里为盆景“理发”,修复造型。长得快的树桩一年要修剪两三次,有的则修剪一次就够了,按照时间顺序,先是五针松,再修落叶树,接下来是柏树,然后再轮到落叶树……不断循环,周而复始。“在岭南地区,一年要修五次以上,上海的气候条件下修剪一两次就够了。”赵伟说。

  一棵30年树龄、高70多厘米的鸡爪槭盆景放在起降台上,一年没修,嫩绿的新叶已郁郁葱葱,密实地遮住枝干,新生的枝条恣意伸向空中,已看不出原来的造型模样,被盆景园基建施工的工人笑说“像梅超风的发型,该理理发了”。

  赵伟准备修剪这棵已“长野”的槭树。做了33年盆景技师,他总结道,修剪时要“去强留弱”,为控制住树冠的轮廓和树枝生长方向,就要把顶端长势最强的枝杈剪掉,培养正在生长中、目前看起来相对较弱的枝条;每个枝条留下最根部的两个芽眼,其余剪掉,注意留下的叶子要遮住伤口和断面,这样更美观。很多时候,赵伟并不用剪刀,怕枝干伤口上留下锈斑,而是直接徒手去掐、揪、摘、拧,手上常常沾满植物的汁液,有时手还会被扎得红肿。他说,已经习惯了,更喜欢这种感觉,“像在和植物握手,相互感受”。

  敬重每棵树、每株苗

  每次赵伟做盆景,同事都会聚拢“围观”,看他聚精会神,眉头微蹙,左右查看,手起刀落,麻利得很。赵伟却笑说,“其实心里一直在‘打鼓’盘算,每一刀都有过仔细斟酌。”

  虽然学习园艺,也喜欢植物,但刚进园时,赵伟对盆景艺术的“门道”并不了解,只是觉得“很好看”。为了“入门”,白天他跟着园里的老师学习,捧着各式盆景研究造型;晚上回家继续看资料做功课,细读绘画书籍,借鉴中国画技法,培养造型艺术的感觉。

  当时,带教老师鼓励赵伟多动手找灵感。修剪细枝杂叶,他会毫不犹豫,但遇到实在吃不准的,也绝不轻易动手,先问老师意见,再跟同事头脑风暴一番,之后尝试着做;如果大家都拿不准,他就先放下,让树桩先长长,这一放有时是一两年,有时甚至是十几年。

  “盆景园2000多盆盆景中的老家当、‘看家’精品约有三分之一,都有百年以上树龄,有的长了250多年,要看出它们的长势,七八年时间一定要的。”赵伟说,做盆景的人,得敬重每棵树每株苗,每一剪、每一绕、每一弯都要谨慎。做了33年,赵伟仍不敢说自己多数时候都能“了然于心”,而是常选择从植物的长势中汲取下次的造型灵感。

  经年累月,长久站立、踮脚猫腰,很是考验体力。赵伟说,体力还在其次,这一行最考验的是心力,很磨耐心,最忌浮躁,“植物虽然时时生长,但一个盆景成型往往需要五到十年,一次绑扎后九个多月要拆下来,过段时间还要二次造型,急于求成可不行。”

  这些年,盆景越来越多地走入寻常百姓家,同时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各地,成为园艺植物界的新宠。作为上海盆景赏石协会理事,赵伟每年都要给喜爱盆景的市民上课开讲座,平时还有市民到园里找他“取经”。赵伟的学生中还有加拿大蒙特利尔植物园盆景园、美国国家树木园盆景博物馆的主管,以及来自德国、新西兰、捷克、日本等多个国家的学生和盆景爱好者,上个月上海国际花展前后,他刚刚接待了两拨德国和新西兰学生。常年跟大大小小的盆景作伴,赵伟说:“很开心越来越多人喜欢上了盆景。”

>更多关于上海盆景园的文章     

最新文章


Processed in 6.011 second(s), 532 queries, Memory 6.41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