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四月在扬州举办的国际盆景大会_盆景__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一家开办了13年的盆景网站

今年四月在扬州举办的国际盆景大会

   日期:2017-10-05 23:50:02      浏览:3    
核心提示:今年四月在扬州举办的国际盆景大会以其精良的布展与众多参展的高质量作品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时也树立了新时代盆展的标杆——以质取胜,而非规模。这也是盆景展事发展到今天所传达出的一个重要讯息。而
     今年四月在扬州举办的国际盆景大会以其精良的布展与众多参展的高质量作品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时也树立了新时代盆展的标杆——以质取胜,而非规模。这也是盆景展事发展到今天所传达出的一个重要讯息。而九月末在常州金坛宝盛园举办的第七届世界盆景友好联盟大会暨十二届亚太地区盆景赏石大会,即是这一讯息的承续与延伸。此次大会展品依然为220件,展场分为室内外三个展区,既相连贯,又富变化,给人以迂回宛转、望之不尽的感受,同时作品质量也较为齐整,准备充分,为这次大会成功举办增添了砝码。

 

    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感受,每次看展,无论展品如何丰富,最终能留下印象的总是少数,而这少数作品,便是展会的精华所在,也正是这为数不多的精品,才使得展会熠熠生辉,散发出光芒。    每个人对事物评判的标准不一.感受也不尽相同,这里,撷取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几件作品,略作解析。 

今年四月在扬州举办的国际盆景大会

 

   2008年南京举办第七届中国盆景展时,此作便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心里暗暗将之定为全场总冠军。时隔五年,它的树冠更趋成熟,也愈发丰茂稳厚,呈现出根深基稳、劲健昂扬、威霸四方的王者气概。我入此道十余年,见过的桩材不能说少,但像这样古老、丰富、过渡自然、完整成熟而又柔顺协调的的桩材,甚为罕见。在园子、展会、刊物、网络,曾出现过相当数量的大型素材,不可谓不古老、不巨大、不霸悍,但在审美上总少了一个让人兴奋的筹码:协调性。此一“不协调”既有先天决定,更有人为因素(说来话长,此处不缀)。

 

而此作不然,集古老、丰富、霸悍、协调于一身,树身体量宽宏,气势夺人,树冠潇洒自然,端庄多变,给人以大气磅礴的感受,谓之“英雄本色”,妥帖生动。尽管此作优点显著,但缺点亦隐隐浮现:枝条与桩体的衔接略有缺失。前面所说“过渡自然”是指桩体而言,但在枝条与桩体之间,缺乏有效过渡,也即“一级枝”与“二级枝”的粗度尚嫌不够。此一“不够”体现在视觉上,便是古老、丰硕、明朗的桩体和丰富、细腻、成熟的枝条之间少了一个有效连接,不能不说是作品的一个遗憾。另外,冠顶与两侧副干枝条稍有游离,呼应不够紧密,未能浑如一体。然瑕不掩瑜,综观全场,以综合得分计,我以为它仍可技压群雄,拔得头筹。  

 

  初见此作,眼前一亮,同时感到振奋——如此清旷俊逸的树石组合真是久违了!但见洁白的大理石上,野旷天低,平林起矗,远帆点点,伊人独立,好一派“天明石净沙渚清,幽人江边独徘徊”的清秋景象。此“秋”况味萧淡,疏朗凝敛,颇为隽永。树与石看似平铺堆砌,较少迂折起伏,实则难度极大,每一棵树都那么精谨严苛,密集簇拥而不失概括洗练(高标简洁的造型让人心动),每一片石材亦是那么精心琢磨,方正平整中现出质朴爽朗,极见功力与匠心,毫无疑问,这是一件技巧与意境俱佳的作品。

今年四月在扬州举办的国际盆景大会

 

只是,在被感染的同时,仍觉它严正有佘,野逸不足,精谨到位,灵动稍欠,一切俱在作者谋划中,少了一分景外之景与象外之象,让人意犹未尽。具体到细节,石的分量稍重(中部前后两方尤其如此),同时主体石材也觉平直,树木的分布高低分明、秩序井然,循规蹈矩,且整体布局呈现近乎等边的三角形态,亦现出拘谨来。尽管如此,我仍将之视为当代树石盆景创作的又一收获——因为铺排至此,很是难得。 

 

   此作自根盘而至树尾,由粗到细,翻转回旋,收尖渐变,极为通畅、自然、连贯,且树姿优美灵动,柔中寓刚,刚健中亦含婀娜,可谓刚柔并济,秀逸洒脱,在大型桩材中又不多见,从中见出创作者较强的综舍取舍与掌控能力。著予苛求,作品顶部与飘干上的分枝过于规矩平正,顶端枝条粗度也嫌不够,与昂扬道劲、富于变化的树势约略不谐。另外,树冠整体轮廓呈均匀的“不等边三角形”分布,也稍显规整、平淡,若在现有基础上再求丰富与变化,相信会更臻完善。  

 

  这件作品从整体格调而  言,也是严正规矩有余,灵动放  逸不足,其右下以石隔出的那  一小方水面,不仅未能增加作  品的空间感,反显出局促来,石  块安排近乎堆砌,不但与左面  精彩的坡石冲突,而且也分散  观者视线,不如五年前南京展时的处理来得轻松自然。再细推敲,这样改动并非不可,只是被右起第二块形态不佳的小石给破坏了,功亏一箦,看来再好的构思亦需精当材质相佐配。另外,主树枝条分布也较为平直对称,虽自然,却不够精彩,更少意外。以上所说缺憾,并不能遮盖其光彩——它仍以自身特有的端庄、圆厚、温润的气质将人视线抓住。

 

前面说过,主树缺点是规矩平直,可优点是端正凝重(这其实也是事物的两面性,亦是双刃剑),此一端庄凝重,与副树的温婉柔顺形成对比,而且它们之间的配合恰到好处,既有分离,又相应和,温情脉脉,谐和统一,好似一对心有灵犀的伴侣,夫唱妇随,举案齐眉,默契程度让人欣羡。可堪圈点的是,主、副树丛之间的足巨离间隔,分寸拿捏极精准,少一分便漶漫不清,多一分又不相连贯,看似泾渭分明,实则藕断丝连,患息相通,让人慨叹。作品通体散发出一种温厚、静谧的氛围,使人有置身其中、退隐休憩的想望。 

 

   这又是一棵极为难得的素材.轻灵、飘逸、奇纵,极富变化,恰如作品题名,它纵贯流宕,横空出世,宛若一柄锋锐的宝剑,闪转腾挪,挑挡挥抹,刺向前方。然静心细品,它又好似一片曼妙的云霞,散漫轻灵,奇幻多变,黄绿相间的叶片丝丝缕缕,在宛转流动的枝干间穿插挥洒,于摇曳起伏中,生出姿彩。初看时,觉枝叶的凝练程度稍欠,似还可概括简洁些,反复品度,又觉若真下剪,反失去了这样的一派纯任天机和活泼自然(唯顶枝稍显屈抑,是为美中不足)。此作奇正相间,奔放纵逸,在当前拘谨成风、模式化横行的盆景丛林中,愈发显出可贵。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zixun/5/24135.html
>更多关于国际盆景大会的文章     
更多关于扬州盆景的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下山桩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 
Processed in 18.798 second(s), 600 queries, Memory 6.39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