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郭庄盆景展赏潘仲连盆景艺术 - 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杭州郭庄盆景展赏潘仲连盆景艺术

   日期:2017-11-23 19:22:41      浏览:38    
核心提示:盆景是大自然的骄子,是科学、技术、文学、绘画、情感编织起来的艺术品,任何一方面的欠缺是不行的。潘老坚持到市干部业余大学中文专业学习,同时还自学了植物学以及文、史、哲等相关领域的知识。深厚的文化功底,使潘老得以从更广、更高的视野,审视中国盆景的现状,孜孜于盆景艺术的理论研究
       盆景是大自然的骄子,是科学、技术、文学、绘画、情感编织起来的艺术品,任何一方面的欠缺是不行的。潘老坚持到市干部业余大学中文专业学习,同时还自学了植物学以及文、史、哲等相关领域的知识。深厚的文化功底,使潘老得以从更广、更高的视野,审视中国盆景的现状,孜孜于盆景艺术的理论研究;也使他的艺术思想敢于冲破传统积习的束缚,立志跳出“以曲为贵”的传统观念,以期用更丰富的线条形式来表现深邃的意蕴内涵。
 
 
       他写自己在盆景创作中的体会是:“我所寻求的蹊径,只不过是想把它从传统的柔性文化的弧圈中解脱出来,还其本来应有的阳刚之气。”为此,他在创作《听天籁》、《一介匹夫》、《岿然》等作品时,有意识地在曲直结合中多用直线,在刚柔相济中侧重刚健,从而体现出一种峭拔、轩昂的审美意境,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杭州郭庄盆景展赏潘仲连盆景艺术

 
    盆景是活的雕塑,是根据植物生长规律对生命的再创造。创造更是伴随着痛苦。为了达到审美境界的高层次,其创造者也必须和他的对象一起经受痛苦。于是,潜心于自己所选择的艺术天地的潘仲连,能够经古代有关盆景文献的要义锲入并加以弘扬;对东瀛盆栽民族特色的欣赏和分析,更是从人文心理学的角度加以阐释,见地独到。可许多年来,对时间观念他却总是那么模糊、迟钝;为心爱的盆景艺术延误吃饭,那是常事,即使是下班路灯已旺,他也是满不在乎,从容离去。
    
    
    潘仲连是个很专一的人。对他来说,世间旁物似乎均与己无关,只有同创作对象悄悄对话时才能使他兴趣盎然。难以想象,他是怎样克服身心内外的种种困扰,从一条狭窄的小路上走过来的。潘仲连干事做人常常有一股顽劲,一旦主意已定,就休想拉他回头。对此,他自己说:“无奈我就是这么个犟脾气、直性子,遇事不绕弯子。因此,自己喜欢的艺术形象也无意过于求曲。”
    
    
    科学以理服人,艺术则是以情动人。艺术家在塑造艺术形象时离不开审美活动,而人的审美活动又总是同感情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艺术创作中表达感情,欣赏时产生联想和共鸣,形成作者与观众之间的感情交流,艺术家因能以自己的感情打动人心而感到欣慰。
    
    
潘仲连的成名作《刘松年笔意》,就是以象征手法寓情于景的佳例。为了表现凛然正气,阳刚之美的立意,作品形象突出地表现了雄健豪放,自然洒脱的艺术气质。在注重立意的同时,选材也颇具匠心,采用有一定树龄的五针松为材料。二千多年来的汉文化积淀,关于松树高风亮节,昂扬向上,万古长青等美的品格和阳刚之气,已在他心中形成了人化自然的意象。这样就抓住了景和情的对应和相通之处。树型以高双干两条竖直线为造型骨干。竖直线寓蓬勃向上之意,矫健挺拔,凌空而立,给人一种超越的力量感。两干之间稍作斜势的“衬干”也不多余,起到了缓冲、调济、统一中求变化的作用。枝片的处理都有其合适的空间位置。
 
 
大枝横空出世,小枝偃桠层叠,既不是传统的九大片,也不是所谓的“文人木”。主次分明,层次清楚;张弛结合,收放自序;疏密合理,繁简相宜;虚实相生,顾盼呼应。枝片微微下垂,显得舒展飘逸,自由大方……。这些不是为了造型而造型玩弄的工艺技巧,而是为情为意造型;整个形象威武雄壮,气宇轩昂,俨然大将风度。有一种威武不屈的狷介气概,给观众以振奋和鼓舞。以《刘松年笔意》为景名,是潘仲连的良苦用心。刘松年是南宋时杭州画松名家,笔法精良,画风雄健。他拥护抗金,反对投降,具有高尚的民族气节。人品和画品均属阳刚之美。

 
杭州郭庄盆景展赏潘仲连盆景艺术
 
 
    源远流长的浙江盆景,自唐、宋、明、清以来均以松柏为主体。度其志趣,皆重在求风骨、尚气韵、贵苍劲峻峭、传山川树木之神,与胸中浩气,逸气而避妖媚恶俗,矫揉造作。潘仲连的《刘松年笔意》,则可视为借鉴吸纳“浙派”画风传统,代表浙江松树盆景水准的典型作品。这一伴随潘仲连几十个寒暑的高干合栽式五针松盆景,整体造型,气势雄伟、挺拔、壮观,给人以浩然、大度之壮美感。这件作品及潘仲连以后创作的作品,对浙江的盆景艺术发展具有承先启后的作用;在全省同行的协同努力下,为浙派盆景的确立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几十年来,潘仲连用粗糙的双手创造出了符合他个性的艺术形象。同时,用敏锐的目光审视我们古老的文化,以指导艺术创作。从太极图那贯穿流动于两极间的S线中,他领悟到了几千年来中国盆景渐趋柔化和淡化的原因。他说:“这类风格我很佩服,但又觉得老看这个,便不够刺激,需要来点辣的。”
    “未曾学艺先做人”。要搞出高水平的盆景艺术作品,还须加强自身素质的提高、人品的修养。有名话叫做:“艺术就是性格的表现”。盆景作品与作者禀赋、情操是彼此融合渗透的。可以这样说,从作品可以看出人品。我们从潘仲连作品的清刚、粗犷、峻峭之气中看到的是一个充满自信、坚韧不拔的典型中国人的性格。
    
    生活中的潘仲连与盆景结缘近已40年了,但仍安于清贫,淡泊名利。他多次对人说:“我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确,他从来没留意过家里的柴米油盐,老伴孩子跟着他受累,至今仍家徒四壁,连一张沙发也没有。可他安之若素,对自己的清贫生活始终不悔。凭他的技艺和知名度,要发财早就可以发了。在1984年、1985年,那时五针松、小茶梅价格疯涨,不少人上门找他合作,只需他动动嘴挂挂名,作点技术指导,就能发家致富;但却被他一一拒绝了。他说:“我追求的不是这些,并不想把这门艺术当作赚钱的手段。”
    
    但是社会的酬劳,总是与一个艺术家所付出的代价划等号。潘仲连也如此。1985年来,他已先后在全国性盆景展览中获得一等奖十个;“刘松年笔意”、“如意飞渡”、“岿然”等作品被编入美国出版的《中国盆景》一书。到浙江参观的各国贵宾也都对他的作品给予极高的评价。1993年他在南京“海峡两岸盆景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激起了会议的强烈共鸣和反响。1997年在“第四届亚太地区盆景会议暨展览会”上,他被邀担任主讲之一,其参展作品获得了金奖。
    
    几十年来,潘仲连以他的作品表现了他的理想。其搏大精深的理论造诣,深得各地读者的敬佩。由他主撰的《盆景制作与欣赏》一书两度重印,在同行中颇受好评,还被比中友协选为向海外推荐的读物之一;他抱病撰写的《树木盆景艺评》一书也获得出版部门与主编的高度评价。他的一大批观点鲜明、引人注目的论文刊载于《中国花卉盆景》、《花木盆景》等全国重点盆景刊物。此外,他还自学了日语,翻译了《日本盆栽通史》。“梅花香自古寒来”。翻开潘仲连浸润着心血与汗水的创作履历,我们看到:他的学术论文5次获省、市优秀论文奖;由三人合著、由他主笔的《盆景制作与欣赏》得到了国内盆景界的高度评价;他的松柏盆景创作被公认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与地方特色。
    
    
    广搏的学识,正直的学德,独到的见地,使潘仲连赢得了我国园林艺术界的普遍尊重。在浙江省,其言传身教更是影响了众多的后起之秀。目前,浙江许多盆景作品青胜于蓝,又有了新的发展。
    “一觉醒来鬓满霞,回眸山径意怅惆”。昔日满腔热血的农村青年成了闻名海内外园艺界的艺术大师。几十年间,潘仲连就像他喜爱的松柏那样,凭着一种不寻常的执着,沿着他所喜爱的思辨的铁索,跋涉在一条漫长的崎岖山道上。
    
    其实,这条他自选的道路对他只是寄意而已。这些外在的东西并不能解除其内在的饥渴。
   《潘仲连盆景艺术》提出:“我们的盆景造型不要沉醉于‘小桥流水’‘风花雪月’‘隐逸渔樵’那一套,我们必须在作品中表达我们生命内在的刚健之美。”潘氏所追求的盆景的表现形式,是一种古拙、粗犷、宏伟、崇高的壮美,就像黄河壶口给人以强烈的震撼。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zixun/5/24502.html
>更多关于杭州盆景的文章     

最新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