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上海盛家盆景园 图片 - 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一个免费分享 盆景图解的网站
PenJing8|盆景吧

访问上海盛家盆景园 图片

   日期:2021-09-06 09:15:32      作者:蒋经韬    浏览:1    
核心提示:此前一日,接到上海盛影蛟先生语音微信邀请,大意曰:上海活动之场地与盛先生的私家盆景园很近,,恳望能挤出时间,园里一聚,堂中共叙!
蒋经韬
 
灵魂相通的人,总会在一个滋养灵魂的地方相遇—要么在文字构筑的宫殿里,要么在苍松遒柏的雅园中。题记
 
辛丑四月,孟夏十一日
 
天高云淡,乾冲朗清!
 
受盆景界朋友之邀赴申城与会。
 
此前一日,接到上海盛影蛟先生语音微信邀请,大意曰:上海活动之场地与盛先生的私家盆景园很近,,恳望能挤出时间,园里一聚,堂中共叙!
 
盛先生乃中国花协盆景分会副会长、中国盆景艺术家协会副会长,也是从事数年的盆景艺术大家.。。“中想起,和盛先生这二年曾经有过几次会上会下交流,诚如盛先生所言,我们俩对人生、对艺术,似乎很有通情共感之缘分
 
故此,“恭敬不如从命”乘高铁从武汉直奔上海,当日午时达虹桥站二转乘盛公子之车,经一个多小时行程,终到盛家盆景园。

访问上海盛家盆景园
 
上篇松柏雅园赋
 
沪都之境,有盆景雅园。
 
园居松江东南,南濒浦江,北枕佘山,东北与虹桥枢纽藕连。地约三十余亩,形似蚕卧其间。
 
入园放眼,大小盆景千余,苍松翠柏华盖,紫藤间或云垂,形色姿态藏羹,至于虫L松翠柏,几架虎踞,盆盘龙卧,苔茵绿鲜,芬芳清雅也。
 
 
松之盆景,树干褐色,皮裂斑驳,或弯曲透邀,或旁逸斜出,树龄不同,色泽有异也;树枝层层舒展,似宝塔若伞翼,云卷云舒,错落盘旋;叶形似针,硬如铁;针针并排组合,形成松叶云鬓。有高大者,十尺巍峨,遮天蔽日;年长者,百岁有余,风姿绰约;更有十株连根并盘,多枝并排挺立。天下奇松,无不尽收园中,万千园艺,风景这边独好。

 
磋夫,初夏沪上,风轻气朗,松树开花,花心如指,花粉依依。天蓝云白,令人心旷神怡。
 
穿越时空隧道,窥见秋天的松树,果实累累,松子令人垂。松鼠只只跳跃其间;窥见冬天的松树,俗世凋零,红尘枯萎。惟有松叶翠绿,挺立风雪中,心中涌出由衷的赞叹: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至若园中柏树盆景,非杂木可比。更有奇幻独特之处,令人顿生幽幽遐想。放眼展望,常绿长寿、生命强旺’园内真柏刺柏朴拙,桧柏、龙柏苍劲。尤有经风雪雨霜打磨天然塑成的枯枝,自然干身脱皮而成舍利状,粉白如玉,仙骨凝脂,令人叹为观止。
 
近前观其一盆,根盘基稳如石,大根放射似鹰爪,抓牢盆面显雄浑。树干或舍利灵修觉慧,或神枝天然趣韵。树枝树冠连理,因树势而求平衡,由蟠扎而似蟠龙。树冠疏密有度,树型流畅有力,枝盘旋有韵。
 
设若登高俯瞰,整个松柏园,将雏集凤,比翼巢鸳。临风亭而吹鹤,对月峡而吟猿。乃有拳曲拥肿,盘坳反覆。熊彪顾盼,鱼龙起伏。节竖山连,文横水鳌。嶙石封空,公输眩目。重重碎锦,片片真花。纷披草树,散乱烟霞。
 
一盆一景,便是自然与人生的全部,一枝一叶,便是植物的灵性与主人匠心的共呜与合唱}凝神细思,自然之手,只是打磨其古朴的皮囊,苍劲的颜值,主人的匠心才是塑造松柏的坚韧高洁,坚贞不屈,坚定不移,万古长青的灵魂圣德。

访问上海盛家盆景园
 
磋夫,倘佯于‘’长松落落,卉木嘉嘉。翠柏青青,园艺精精”的盆景园中,领略其“松风吹茵露,翠柏香袅袅”之气韵。
 
心中丘壑动,万千顿悟开: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颜。为草当作兰,为人当作松。为情当作柏,万古不变心。
 
下篇耕乐堂论道
 
园中有房居中,黑瓦白墙,三层鹤立,有徽派气韵,名曰“耕乐堂’.。堂主盛先生影蛟君阐释曰:耕者,躬耕于盆景;乐者,喜悦于培根剪枝也;堂者,品茗怡情、传道洗脑之所也。
 
随先生移步踏上二楼,红木书柜壁立,酸枝书案偌大,茶几一张煮沸。心中涌出《陋室铭》名句: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想必此间是也。抚窗向外,心中又生一句:清晨云抱松,深夜月笼柏。此园云月乐居也。

访问上海盛家盆景园
 
茶过三巡,人静七分。久违之后的盛先生便与我酣畅淋漓地交流起来。一曰世界观:人类永远是自然的模仿者:在先生看来,老子早在二千多年前就道出了宇宙运行的规律。“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用顶针的文法,将天、地、人乃至整个宇宙的深层规律精辟涵括、阐述出来。因此,一切艺术都是对自然的模仿。
 
先生的观点让我想起艺术起源于“模仿”的提出者德漠克利特和亚里士多德的观点,他们认为一切文艺都是模仿,“这一切实际上都是模仿,只是有三点差别,即模仿所用的媒介不同,所取的对象不同,所用的方式不同”。但先生又联系自己获得国际金奖的盆景作品《绿荫深处》,他认为,艺术在模仿自然中倾注了创作者的情感与人生追求!盆景作品也不例外。盆景艺术在摹仿大自然的基础之上,做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二曰生命观:人生是个立方体。先生以为:人生的寿命长短仅仅只是数的堆积量变,不是质的升华。且生老病死似乎早有定数。活一千年仅仅只是一个数字,而且消耗了有限的能量,没有对他人帮助,没有对社会贡献那不是生命的价值,那是对人类的犯罪!
 
而人生的质量则是由自己的理想和行动所产生的贡献大小决定的。生命是个立方体,不在量而在质。质的元素是长高宽三维立体的。且重点不在长而在宽和高。

访问上海盛家盆景园
 
宽者,福及人类。如袁隆平他让14亿中国人吃饱了肚子。屠哟坳发明的“青篙素”拯救了千万人的生命!
 
高者,胸怀天下,创造时代。乔布斯只活了56岁他却改变了人类的通讯交流与生活方式,达到丰富人生的经验。
 
人应在天定的寿数长度之内,提高高度,钻研深度,拓展宽度,活成生命的立方体。
 
窃以为,人生的寿命有两重,一是自然寿命,一是精神寿命。后者便是高与宽的载体,
 
三曰艺术观:每一次修剪都是一次修行在盛先生看来,凡尘之上,芸芸众生,无不为名利所困,为贪欲裹挟。因此,沉迷于盆景艺术之中,陶醉于山水林木之间,这既是一种抵御名利的天然防火墙,更是一种对名利枷锁的砸烂。

访问上海盛家盆景园
 
剪的不仅仅是树木的枝叶更是世俗红尘的僵绳!修的不仅是树冠的形状,更是人生选择与方向,剪的是枝叶片片,修的是‘’每日三省吾身”之心。
 
四曰学习观:质疑既是学习的原动力,更是科学发展的原动力,盛先生从书架上找出一本1976年日本盆景协会编辑出版的<日本盆景艺术作品》。盛先生拿着书对我说,有人说日本不说盆景只说盆栽,我就一直怀疑这个观点不对,你看我就找到了证据。看他那顶真的表情,我想起孔夫子的话“疑是思之始,学之端”。因此,在盛先生看来,所谓“质疑”,就是心有所疑,提出问题,以求解答。
 
先生说,善于质疑,就是不轻信,不盲从,凡事多问几个为什么,想一想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敢于质疑,就是面对权威、权贵和经典,能够提出不同的见解。对于质疑我的体会是;批判是思维的本质,质疑是求真的原动力!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zixun/7/31931.html
>更多关于上海盆景的文章     

最新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下山桩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 
Processed in 0.178 second(s), 7 queries, Memory 1.62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