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第二届中国中青年盆景创意展 - 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2021年 第二届中国中青年盆景创意展

   日期:2022-08-07 22:54:45      作者:王森    浏览:0    
核心提示:临沂琅哪园举办的第二届中国中青年盆景创意展”,做好布展工作后赴汉柏园欣赏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范义成先生新推出的大作—(汉魂》。一出展厅,迎面遇见范先生,
2021年4月22日,参加在临沂琅哪园举办的第二届中国中青年盆景创意展”,做好布展工作后赴汉柏园欣赏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范义成先生新推出的大作—(汉魂》。一出展厅,迎面遇见范先生,遂一同前往。
 
入园左行,遥见汉柏身姿,主干右倾、后仰,而又蓦然回首,枝丫短促,须发怒张。右向生两枝:一枝平出,折回而向下一按,似有千钧之力;一枝斜上,作回腕状而挥向右前方,呈现鹰抓虎击之势。及近,可见古树之初当为双干:左干枯损已久,当越几百年矣,电火雷击,风侵雨蚀,尚有残迹可寻;右干犹存,遥见者即是,已然满目疮咦,然而凭借几缕残皮剩骨,依然巍然屹立,散发着凛然正气,展现出飒爽英姿。
 
真如搏斗的巨人,幸存的战士,雄姿焕然,动人心魄,至此树下,细品其名《汉魂》,怎能不思古怀今?’‘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千古一叹如在耳边,猎猎涟旗,滚滚狼烟,卫青、霍去病的赫赫战功涌向眼前。往事已矣,两千年过去,却被眼前《汉魂》一把撕开了历史的画卷,让人不得不回望历史,感慨万端!英国诗人华兹华斯说:“诗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

 
它起源于在平静中回忆起来的情感。”的确,此情此景,满眼秦汉风云,两千年的刀光剑影,烈烈雄风,怎不让人倾情咏唱:一棵树,历经2000余年,历万劫而有余生,经九死犹风采焕然,与我们5000年中华文化兴衰流变何其相似,与中华民族历经千年沧桑而走向伟大复兴何其相和。吟诵之余,又不由得感慨范义成先生高妙的盆景技艺和博大的文化情怀!
 
范先生介绍说:《诗经·鲁颂·阴宫》有“祖徕之松,新甫之柏”的诗句,《汉魂》这棵巨型盆景的桩坯即是“新甫之柏”,出自今山东省新泰市的新甫山,据考证此树当有2000余年树龄,经山民地培多年,机缘巧合移植琅哪园,经复壮、调整、嫁接成真柏,今年4月初,时机成熟,调姿整形始现今日状态,再用2}3年时间养护,待枝条丰满,方可达到设计风貌……范先生娓娓道来,轻松随意,然多年来面对如此高龄势衰的巨型桩材,精心养护,填密构思,一步步独运匠心,所付心力则我辈不可知,创作之艰辛只能从作品中感悟了!
 
从范先生营造的《汉魂》意境中走出来,回顾其一件件盆景人耳熟能详的盆景佳作,无不一以贯之呈现先生的独特艺术风格—厚朴、古拙,苍茫、老辣,浑然夭成,震撼人心。


 
欣赏范先生作品,古拙、朴茂是最直观的感受,像(采菊东篱》一眼望去,感觉亲切、熟悉,宛若故人重逢,枝枝叶叶都似曾相识,恰似故地重游,亲切之余引发几多感慨咏叹。范先生喜松柏,尤以柏树类盆景名世,作品中每每流露出华夏古柏的庙堂之气,齐鲁名树的慷慨之风。至于哪一盆取轩辕柏的风神?哪一件赋武侯柏的气度?亦或哪一枝撷取了周公庙前枯干虫L枝的精神?哪一叶吸纳融会了孟母殿前那老柏曲折婉转的深情?作者早已提炼成自己的艺术语言,融合于熟练的技艺之中,挥洒于一件件作品之上,其迹可寻。
 
就艺术而言,技法总是不能满足作者的表达需求,而决定艺术高度的始终是文化积淀,阅历和情怀。“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同样困惑着盆景人,如何突破‘’个个笔下无”,塑造出那个“人人心中有”,是盆景艺术家孜孜不倦的追求。然而,技之所在,艺之所存,道之所载,如何求之?即所谓“’悟道”,道在何处?庄子曰:“无所不在,在梯稗、在镂蚁、在瓦臂、在屎溺。”如此,我们说在高山、在殿堂、在诗歌、在戏曲、在水、在光亦无不可。
 
范义成先生通戏曲,懂音乐,明园艺,识建筑,以其对盆景艺术独特的敏感性,品阅名树,熟读春秋,感悟名树古木背后的历史,叩问从历史中走来的古树名木,游历全国古都名山,踏访齐鲁庙堂胜迹,感悟泰山、汝水的雄浑深沉,蒙山、沂水的苍茫幽邃,蓬莱、沧海的神奇辽阔,浸淫于百家文化并存,圣人先贤林立的齐风鲁韵中,铸就了他作品沉雄厚重,朴茂坚定的庙堂之气,激扬顿挫的乐曲之美,悠扬深邃的沧桑之感,欣赏他的盆景,让人荡气回肠,幽思不绝。

 
高超的艺术技巧渲染出高妙的意境,给人以审美的愉悦,读者与作者在作品意境中得以交流,不见技巧,不见章法,如水流漂黄叶,风动移竹影,自然而然,不留痕迹,运万法于无法,藏大巧于朴拙。你看范先生的<风神洒荡》侧柏盆景,端庄沉静,从历史中走来,被风雨雕琢的舍利好像要被勃勃生机湮没,经历的劫难只是历史的一个玩笑,奔向梦想的明天才是永恒的主题,欣赏它的舍利,不是为了塑造岁月的沧桑,而是反衬生命的顽强,生长的力量,向前的勇气。
 
是怎样精细的扎剪才能克服侧柏疏枝大叶的缺憾?是怎样的千挑万选才能恰如其分的配上这黄石云盆?枝叶疏密聚散,盆树色泽纹理,简直是庙堂的露台之上,已然相守了千年的韶光,傲然于青天之下,又挥洒起青春和梦想,聚集了无穷的力量!树石相协,自然得体,意境的表现潇洒自如。
 
再看先生《东岳魂》侧柏盆景,不禁随口吟出“君是五岳首,客从四方来”,感受到东岳泰山巍峨庄严,严父一般眺望,慈母一样盼归,通天而佑万民,峻拔而又慈悯,怎能不敬畏而又向往。
 
如果联想到被历史风云遮挡的齐鲁先圣先贤,从史前的少昊到周公、姜太公、孔孟、王羲之、颜真卿……联想到沙埋尘封的大汉口古陶、蓬莱渡海的八仙、求药的徐福,那么欣赏范先生侧柏盆景(浩浩鲁风》,则足以寄托幽思,抚慰心灵,开阔胸怀!

 
记得在“第十届中国盆景展”上,专设第二届中国盆景艺术大师作品展,我第一次看到范先生的《泛舟五湖任逍遥》,当时非常欣喜,望之白色云盆,配真柏、六月雪、黄石,远山近崖,远舟已过群山,驶到崖下,诗情画意,跃然盆上,不禁赋诗曰:
 
绿树黄崖,色彩冲和雅致,远山轻舟,轻松悠然,云盆更添清逸之趣,从容逍遥、’冶然自得之情怀,流露无遗。
 
《原野》的取材也是真柏、黄石、白云盆,数株真柏错落有致,争让有度,色彩分明。盆景塑造于旷野天地之间,高台之上,古柏丛生,高台之下有顽石数方,散落古柏掩映前后,整体画面清旷洗练,亲切温厚。是古庙前旧植,老城墙遗迹?还是老村头古迹,旧社戏高台?都不是,又都像是,静默在那里,满载着一个个悠远的故事,描述着一个家国的梦想。

 
《窥谷》的画面奇崛飞动,扣人心弦,是范先生中和平正风格的别类,是演奏中低音间突然奏响的高音,天真俏皮。有猴子捞月般的险趣环生,也有惯看秋风明月的沉静与从容;有羽客高坐的仙风道骨,也有飞天回眸的优雅曼妙。动中有静,险中有平和,树枯势险却蕴含坚定与生机。尤其下垂的两个舍利小枝,调皮而又灵动,宛如合奏间隙清脆的铃声,颤动了心弦,引人共鸣。
 
范先生的作品构思巧妙,制作别具匠心,然而不露痕迹,浑然天成,一盆盆盆景作品是,琅娜园一景一石亦是。且看汉柏园的大门设计,以天然石自然形态与毛石结合,依山依石随性而建,风情别具。这种巧思在琅哪园有很多,一崖一洞,一石一树,水口溪岸,湖岸山脚,你会感觉天生就是这样,本来就在那里。而琅哪园大门的汉结构又暴露了他对传统文化的敬畏,对秦汉风度的向往和对华夏历史的无尽畅想。其实,每一件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点点处处都藏不住作者的影子。
 
一件作品问世,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好的作品,值得反复品读,所谓‘’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
 
赏盆景,亦如是!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zixun/7/32179.html
>更多关于临沂盆景的文章     

最新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