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树盆景及松树景观鉴赏 图片 - 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松树盆景及松树景观鉴赏 图片

   日期:2022-08-07 23:03:08      作者:夏敬明    浏览:2    
核心提示:松树是植物王国的寿星,有百木之长之誉,而松文化,是人们在育松、赏松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文化现象,源远流长。《周礼》中有云:天
松树是植物王国的寿星,有“百木之长”之誉,而松文化,是人们在育松、赏松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文化现象,源远流长。《周礼》中有云:“天子树松,诸侯柏,大夫亲,士杨。”松树象征着傲骨峥嵘、历寒不衰的精神,松更是一种人格品性的象征,歌以赞松,诗以咏松,文以记松,画以绘松,鸿篇妙文不胜枚举,丹青杰作传世甚多,赞松之庄重肃穆,咏松之历寒不衰、四季常青,松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种图腾、一种历久不衰的文化符号。
 
浏览古籍可以发现,数千年来中国传统的文人雅士对松情有独钟。孔子曾赞松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礼记·礼器》也有“松柏之有心也,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之说。《庄子·让王》有云:“大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

 
《庄子·德充符》有“受命于地,唯松柏独也正,在冬夏青青;受命于天,唯尧舜独也正,在万物之首”之语。《荀子·大略》则有‘.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之句,将松柏与君子并列。至宋代,文人雅士将松与竹、梅并称为“岁寒三友”,比喻在逆境中而能保持节操的高尚情怀。《花镜》云:“松为百木之长……皮粗如龙麟,叶细如马鬃,遇霜雪而不凋,历千年而不损。”
 
在中国山水画里,松树占了重要的位置。古人画松多以松石点缀山水,在唐代的山水画中已形成了一种风气,出现了很多的松石山水画家。唐代张琛写松,"常以手握双管,一时齐下,一为生枝,一为枯枝,气傲烟霞,势凌风雨,槎牙之形,鳞皴之状,随意纵横,应手间出,生枝则润含舂泽,枯枝则惨同秋色。”而张琛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成为中国画论中的千古玉律。

五代后梁的荆浩隐居于太行山的"洪谷”,一面“耕而食之”,一面深入观察大自然的松,那“翔鱗乘空”“欲附云汉”的古松,使他倍感惊讶,“携笔复就写之,凡数万本,方如其真。”他笔下的劲松顶天立地,巍然挺拔,果断而强悍,树干苍劲,松针如铁。潘天寿所作的《黄山松》用坚劲沉着的线条,枝枝如铁,背景始信峰只寥寥数笔,却挺俊奇特、品格高妙。



《松石横卷>一株老松,盘根石畔,古干槎牙,神清骨峭,苍劲的书法题字占据了画面的一半,真是"树如屈铁山画沙,笔能扛鼎腾龙蛇n。可见松树在传统文化中独特的魅力,文人雅士对松树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松龄长久,经冬不凋,在中国道教文化中誉为长生不老的重要原型,常与鹤为伍,松静鹤动,松刚鹤柔,《松鹤延年》成为吉祥的寓喻,也在众多诗文、绘画作品中出现。
 
从名山大川自然生长的奇松到皇家园林中各类松树的应用,再到现代常见的人居环境中都能见到松树的儈影,例如黄山之巔生长的迎客松、三清山峰峦之间的奇松,到北京北海公园、天坛公园、颐和园中的油松、白皮松,再到现今处处可见的松树庭院景观与松树盆景,松树的神韵无处不在,这正是松文化在当今时代的传承与精彩体现。松树属于常绿乔木,松科植物主要生长在北半球,我国原产的有22种,黑松、马尾松、五针松、黄山松、天目松、赤松、油松、白皮松、华山松、云南松等都是我国广泛生长或引种栽培的品种,在国土绿化和美化生活中起到重要作用。
 
本人出生、成长在浙江温州,喜好盆景多年,担任温州市风景园林学会盆景分会会长多年,对五针松、黑松、赤松盆景与景观情有独钟,创建占地35亩的温州博园,主要收藏五针松、赤松等松类盆景,收藏的五针松盆景数量、质量在业界也小有名气,借此机会以五针松为核心,与更多松类盆景与景观爱好者探讨,以期让更多人喜欢松树,品味松树别具一格的魅力。
 




 
浙江温州一直有着深厚盆景文化底蕴,回顾温州盆景的历史脉络,温州文化史上有据可查的是南宋时期生于温州乐清的王十朋(1112-1171,状元及第,官至龙图阁学士,为南宋著名政治家、诗人。王十朋生长在雁荡山麓,曾幽居乐清乡野,筑园栽植花木,创作盆景。其所作散文《岩松记》成为我国盆景史上最早描述树石盆景的经典文献,文中对‘,岩松盆景”做了详细的描述:“根衔拳石,茂焉非枯,森然非乔,柏叶松身,气象耸焉,藏参天覆地之意于盈握间,亦草木之英奇者。予颇爱之。植以瓦盆,置之小室,楼古之暇,寓陶先生、郑先生之趣焉。”《岩松记》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还具有欣赏、鉴赏盆景艺术作品的思想价值,它使盆景艺术开始向文人诗情画意方向飞跃。
 
以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胡乐国为代表的温州盆景人,在改革开放之后再度让温州盆景成为享誉全国的名片,温州盆景开创了新时代的辉煌。胡乐国大师《一方水土养一方盆景—谈松树盆景的“高干垂枝”》文中所言,松树盆景造型中,‘,高干垂枝”的提法较之五针松盆景“高干合栽”来得更概括、更简洁、更明确··一更能体现松树的高贵品质和浩然正气。这篇文章堪称胡乐国大师对温州五针松盆景风格最经典的归纳,五针松俊朗挺拔中蕴藏写意传神、气质盎然的内核,是从形、神两个方面提炼出的五针松盆景创作遵循的艺术规律。

 
五针松是松科松属植物,乔木,原产于日本,喜生于山腹干燥之地,能耐阴,忌湿畏热。对土壤要求不严,除碱性土外都能适应,而以微酸性灰化黄壤最为合适。幼树树皮淡灰色,平滑,大树树皮暗灰色,裂成鳞状块片脱落;枝平展,树冠圆锥形;一年生枝幼嫩时绿色,后呈黄褐色。五针松针叶紧密秀丽,干苍枝劲,翠叶葱笼。五针松属中性植物,在阳光充足或较荫蔽处都能生长,但在阳光充足、空气流通的地方养护,针叶生长翠绿而健壮;在光照不足和炎热场所,针叶生长瘦弱,易枯黄,最好每天有5小时以上的光照时间,并保持良好的通风条件。但在盛夏炎热的中午,为防止针叶暴晒而引起焦叶,可采取遮阴等措施。
 
摘芽是保持五针松盆景树形优美的重要整形措施,在五针松发芽时,为使枝条长度变短、枝叶疏密得当,要及时摘除不需要的芽,留下的芽也应视其长度摘去1/2一2/3。五针松天生就是为盆景艺术为生,株型矮、叶色翠绿,生长慢,并且其针叶也比一般松科植物黑松、赤松、黄山松等都要短小,用来制作盆景,比例非常协调,树形特别紧凑。



五针松是在1909年由上海黄园主人黄岳渊从日本引进,奉化溪口镇三十六湾村的村民傅福如1920年又从黄园得到了三个五针松芽头,将其嫁接在马尾松上,最后成功栽培出一棵,这是中国首例的嫁接五针松。傅福如继续探索,又花了数年时间将五针松成功嫁接在黑松上,后来奉化五针松养植逐渐形成规模,成为全国有名的五针松生产基地,同时也将日本的五针松带入中国人的视野当中,直至今日成为许多盆景人爱不释手的盆景佳材。
 
如今人们越来越喜爱禅文化,起源于中国唐朝的日本庭院对禅文化作出了连释,常常是寥寥数笔,却蕴含极深的寓意,品读日本庭院,能感受到五针松作为日式庭院里最经典的景观树,有着仙风道骨的灵气。位于日本岛根县安来市的足立美术馆由实业家足立全康于1970年建立,以多达130件的横山大观的绘画作品和独树一帜的日本庭园而闻名全世界。美术馆庭园秉承庭园就是一幅画”的创园理念,在面积达5万坪的宽大庭园内,建造了枯山水庭、苔庭、池庭、白沙青松庭等各种创意庭园。春天的杜鹃、夏天的深绿、秋天的红叶、冬天的雪景,展示四季的风景,欣赏不同的日式风情。
 
庭院被群山环抱,借自然之景,日本庭院和日本绘画的和谐之美形成极具特色的风景。馆内的《白砂青松庭》以横山大观的名作《白沙青松》为主题设计,庭园内有着大大,、小的松树,松树的疏与密、远与近、高与矮、聚与散、争与让,中国画里的精髓在这里同样得到充分体现,是‘,艺术无国界”的完美连释,尤其是其五针松、黑松景观让全世界的参观者叹为观止。
 
近年,中国的松类盆景与松树造景同步得到快速发展,松树成为盆景家族当仁不让的王者,松树景观也在各种高端的庭院里成为主角,松树以其独有的风骨与韵致征服者越来越多的人。地处北京市顺义区温榆河畔的松美术馆,199棵松树在平坦的庭院里各自绽放,与净白的维多利亚式白色主馆建筑相携成画,构成了简约包容的艺术园景。



在这里松被定义为一种“艺术容器”,中国传统的“留白”表现手法与西方几何形状的建筑产生碰撞与融合,一种包容古典与现代美感的场景让观众心灵得到沉淀。另外西安的中国唐苑、临沂的琅娜园等打造的松树景观都在业界产生巨大的冲击力,有着数千年文化传承的松树居然可以从名山大川的峰峦之间走到我们的生活环境中来。奇松、怪石营造的局部环境可以给我们带来如此巨大的震撼,这种人力打造的松群落景观浓缩自然之美,聚三山五岳的景观精粹于庭院之中,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震撼,可以重新定义、品读历久弥新的松文化。
 
本人喜松数十年,创建的温州博园也收集了各种松树盆景、庭院树千余株,虽咫尺盆盎之中也可领悟松之魅力,徜徉其间,松风阵阵,松香沁鼻。“何不种松树,使之摇清风?”这或许正是松树不朽的魅力所在。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zixun/7/32180.html
更多>盆景动态

最新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