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胡乐国艺术全集 - PenJing8|盆景吧
PenJing8: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胡乐国艺术全集

   日期:2022-08-08 22:56:54      浏览:2    
核心提示:我的父亲—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胡乐国,1959年进入园林系统,1965年开始负责温州盆景园的工作。胡乐国盆景艺术研讨会”依然如期举行,我们感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和日本的盆景爱好者对父亲的真挚感情,
没有记录,就如同没有发生!
 
准确和客观的记录,是为已经发生的事件和正在发生的事件留下痕迹,同时为未来事件的溯源和因果关系的研究提供证据。
 
在现代中国盆景艺术发展史上,我们都知道具有重要意义的1979年在北京举办的首次全国盆景艺术展览,但是假设没有详细记录这次展览的《盆景艺术展览》(编辑:付珊仪、柳尚华,盆景艺术展览办公室、北京特种工艺画册编辑部合编,全书采用238幅展出作品的照片和十个展馆图文并茂的记录)一书,今天我们就无法身临其境地感受这个具有重启意义的展览,也将无法深刻理解当时盆景艺术发展的区域状况、作品形式以及作品水准。
 
我的父亲—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胡乐国,1959年进入园林系统,1965年开始负责温州盆景园的工作。他经历了我国现代盆景事业从20世纪70年代复苏到21世纪繁荣昌盛的发展过程,难能可贵的是:他勤于用文字和图片,准确记录所见所闻,擅长对经历过的事件及其反映的技术层面、组织层面的严谨思考,发表文章或在会议上发言表达,用他的经验和思考为盆景事业的发展尽一份力量。

 
父亲去世以后,留下了各种照片三万多张,各个时期的工作笔记、文章稿件六大箱,还有留有他圈点备注的书籍、报刊等资料近百册,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书信、交流文件等四大箱,各种奖状、证书不计其数—这是多么重要的历史资料啊!可是,系统地整理它们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需要专业知识和对历史负责的严谨态度,我与弟弟胡向荣或许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我们尽量完整地保留、科学地整理,做了必要的分类。
 
2019年8月10日,恰逢罕见的强台风袭击浙江地区,胡乐国盆景艺术研讨会”依然如期举行,我们感受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和日本的盆景爱好者对父亲的真挚感情,在他们的发言中,我们深深地体会到父亲的从业经历是和这段历史沿革的每一个细节紧密相连的。
 
研讨会后,时任中国风景园林学会花卉盆景赏石分会副理事长李克文先生和我们进行了一次深谈,他认为有必要把胡乐国大师的艺术作品、艺术文章和艺术历程做一个全面的整理,为盆景艺术的现代发展作一个有意义的备注,还和我们列了一个大概的框架。带着这个框架,我们请教了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盆景赏石分会名誉理事长胡运畔先生,也得到了他的支持和鼓励!
 
就这样,我们从2019年的11月开始,认真地策划了《向天涯·中国盆景艺术大师胡乐国艺术全集》的准备环节和步骤:胡向荣开始走访和调查父亲在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的所有工作痕迹和有交集的同事、朋友以及其他相关人员,所有的采访都用文字、图片做好记录。这是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因为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意识和所处的环境与现在完全不同,被时代格式化了的思维仍然遗留着,使得采访过程非常曲折,但是向荣克服了所有的困难,为很多的空白做了事实填补。

 
这里和大家共享这样一个例子:关于第一届浙江省盆景展览—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展览,它是浙江盆景风格树立的开端。因为年代久远,我们基本无法查到它的相关记录、相关文章,甚至亲历过这次展览的人员的记忆都无法做到一致:(花木盆景》2010年11月刊登文章《浙江省第六届盆景展览盛大开幕》一文中指出浙江省盆景展览会是1985年始创的;温州市人民政府网站上记录浙江省盆景展览自1986年设立以来,一般每三年举办一次;潘仲连大师发表在《花木盆景》2018年11月刊的文章(太过匆匆》里记录的时间是1979年:浙江桐庐的园林技师杨文松老先生在他的盆景小册<浪花集》中也记录了1979年10月的浙江首展时间。
 
这些,和我父亲记录的时间都是不吻合的。为此,我们专门拜访了杨文松老师和浙江省风景园林学会盆景艺术分会的老会长王爱民老师,大家都只是一个印象,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这个浙江省的首展是在北京首次全国展之后,并且时间非常靠近。据此,我认为父亲笔记中和他的档案记录是可信的,时间是1979年北京展以后的1981年。最后我们把浙江省的首展固定在了1981年4月,因为我们在父亲的图片记录中找到了确切的证据,请见图1、图20
 
父亲在当年的工作笔记中这样写道:温州市园林管理处非常重视本次展览,提前几天在妙果寺盆景园举行预展,还邀请了城中文人墨客为盆景作品提供背景书画,增加气氛”,因此上面的书法作品时间吻合了1981年4月在杭州举办展览的节点。
 
这是这本书用珍贵的原始记录为历史填补空白的一个例子,我们认为,这样“物理”性质的确凿弥补是我们努力的一个部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部分是父亲的精神引领,我们只要列出他文章的题目,许多在这个工作领域有思考的人们就知道在当时曾经起到的重要作用:《让中国盆景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对盆景艺术的认识和理解》《谈’‘传统”》(再谈“传统”》(盆景是文化》(一方水土养一方盆景—谈松树盆景的“高干垂枝”》(中国盆景的创新和发展》(人才是树文化是根》等文章依然历历在目。

 
 
除此之外,这本书的书写过程也反映了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盆景人的热情、真诚和对盆景艺术的热爱,父亲的足迹所及之处,都有热情的盆景人全力协助,我们无法在书中一一道谢,因为很多提供资料和帮助的人甚至都没有给我们留下联系方式,只是通过多番周折把当年珍贵的历史资料或照片传递到我们手中,这份感动,不是用一篇文章所能表达的。在这里,我们用几个大类和大家分享一下:
 
1.(花木盆景》杂志社、《中国花卉报》社及原《中国花卉盆景》杂志社等媒体,因为父亲的专业文章大多数是通过他们推向读者的,同时他们还用文章和报道记录了父亲的主要艺术活动,因此这些媒体对于本书的资料提供、原始图片提供作用甚大,再加上每一位相关人员的热心指导,是本书能展现众多翔实可信内容的保证。


 
2.全国各地盆景协会的朋友们为我们提供了他们拥有的图片、文字以及部分事件的准确时间和详细细节,这成就了书中父亲所有足迹栩栩如生的动感。
 
3.世界各地与我父亲相知的盆景专家都非常热情地接受了我们的电子邮件采访或电话采访,如美国国家树木园的丁homasS.Elias先生,《IntroductiontoBonsai》一书的作者RobertKempinski先生,法国(盆栽家》杂志,日本主要的盆景艺术家们,都为我们的编撰工作提供了许多帮助。
 
4.全国各地的盆景艺术大师和盆景专家们,包括中国台湾地区的郑诚恭先生和梁悦美教授等,他们从专业高度为我们提供了指导,提出了宝贵意见。
 
5.父亲的好友和全体学生为我们采访过程中哪怕一个非常小的细节都倾尽努力,辗转打听,多方走访带路,甚至很多经过他们努力整理的资料,最后都没有被录入书中,他们也毫无怨言,因为他们知道有些细节只是为了给主要事件提供可信的佐证,大家都明白书中每一个字都必须踏实。


 
以上所有的人,不是一声‘,感谢”能表达全部感激,特别是赵庆泉老师,这本书两年的书写、编辑过程中,几乎每一段都有他的力量:鼓励、指导、核对、建议,以及提供大量珍贵历史照片等等,更别说他为这本书所写的、至有分量的《前言》!
 
书籍的成集也是遗憾的艺术。我们遗憾这本书是在父亲去世以后书写的,书中很多细节无法听取他自己的意见;遗憾因为采写开始不久就遇上了新冠疫情,很多计划中的采访人都无法面对面接触;遗憾由于我们自身的知识和修养的局限,无法让这本书在格局上走向更高的层面,为了尊重历史,我们只能做一些对后人有参考价值的事实罗列;更遗憾的是我们觉得还有疑点的部分事件已无法再进一步得到证实,因为受过去的年代资讯不发达,以及很多当事人已经离开人世、许多事件已经无法复原的现实制约。

 
也正是这样,我们更感觉到我们努力的必要—毕竟,这本书还是国内这个行业、这个类型的第一本,希望它在将来能为大家提供参考。这也应该是我们的父亲胡乐国,作为中国盆景艺术大师的一份责任吧,我们作为子女替父亲完成他毕生从事的事业所应做的工作!
 
书终于完成了。它带着我们精选的1081张照片和23万文字和大家见面,我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希望这本书,能带着父亲对中国盆景艺术的热忱,走向大家。

本文链接:https://www.penjing8.com/zixun/7/32181.html
>更多关于胡乐国盆景的文章     

最新文章


多肉植物  |  盆栽  |  花卉  |  园艺  |  苗木  |  鄂ICP备1801615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