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空间权力论视角下的3个天坛公园服务功能变化动因

日期:2023-08-19 10:23:57     作者:张烨    浏览:0    
核心提示:需求权力和审美权力是空间权力落实于空间改造的实践载体。天坛公园的开放得益于在北京尝试建立的公园系统。由于园内环境较好,入选第一批开放的北京城市公园后,重新进行规划,增设景观植物,重修园内交通系统等。
空间权力论视角下的天坛公园服务功能变化动因
 
空间权力论基于福柯的权力-知识-规训作用体系。权力架构通过权力-知识-规训体系在每个微小空间中产生作用,进而自下向上辐射到社会范围。微观的权力渗透至生活中,通过建立符合当下社会权力的知识型,利用知识对行为的规训,实现对公民的约束,以自我监督来修正行为。当然,训诫行为也会反作用于知识本身,以巩固社会的知识体系,强化权力机制在社会空间中的调控运作。人民的需求权力,作为每个人身边自发实行的权力,以微弱但有力的方式,以服务切身需求为目的,改变生活中赖以生存的既存空间。

空间权力论视角下的3个天坛公园服务功能变化动因

审美权力从事物间的组合关系出发,作用于微观,以规训的方式改造工具性空间的存在。同时,知识权力在监视权力的作用下,以合理的方式重组既存空间和工具空间,组建具备自我调整能力的空间形式(图2)。针对天坛公园进行空间的权力解析,有助于分析支持其如何做到发展至今仍是备受欢迎的城市公园,为其他公园的更新做出指导。
 
4.1作为空间权力载体的需求权力和审美空间对空间重新分配
 
需求权力和审美权力是空间权力落实于空间改造的实践载体。天坛公园的开放得益于在北京尝试建立的公园系统。由于园内环境较好,入选第一批开放的北京城市公园后,重新进行规划,增设景观植物,重修园内交通系统等。人民增长的文化水平和审美水平催生公园划分知识学习空间并进行景观改造。审美权力在经济的腾飞下,更是直接显化于空间之中,对园内的环境提出要求。园内不仅以生态保护为主,更需满足文化和精神需求,提供高质量的休闲活动。在1949年提出的“文化公园”建设目标下,公园开辟出专门的文化学习空间。在全国突发的灾难面前,公园被用作临时避灾场所。以上体现出天坛公园作为城市公园,与城市发展紧密结合,与人民的需求相一致。

公园在社会稳定阶段,服务功能和空间组织随人民需求发生变化。在开放初期公园为服务高消费群体,设置费用高昂的娱乐活动;后期随开放程度的加深,受众转为全体市民、全世界游客,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平价优质的休闲健身活动。使用者的增加引发园内经营活动的兴起,特划分相应营业区域,在人流聚集和特色景点处设有游客售卖点,商业经营自此出现扩张化现象。审美权力催生公园根据服务人群的要求及时做出调整。这种时时变更的内在动机对公园发展提出动态要求,是天坛公园在百年间保有更新动力的原因之一。随后,天坛独有的祭祀文化受到大量游客青睐,公园明确以旅游事业为主的发展方向,通过营造历史文化氛围,打造了中国重要的文化地标,成为中外游客在北京游览的必去之处和外宾来访的接待场所,实现了对祭天文化意向的重塑。
 
由此可见,天坛公园的服务功能变化与权力作用下的空间分配密不可分,场地应用性改变催使服务功能的优化,不同的需求相互交织,对场地起优化规范作用,通过改造空间实现服务需求的扩增提质。
 
4.2专业的知识权力对空间的规范
 
在福柯的研究之中,特别关注生成“真理”所涉及知识系统的性质和动态,尤其是这些系统如何服务于社会。这就要求各方广泛凝聚专业力量,共同对空间的改造提出意见,对不合理的行为加以规范约束。例如,北京的公园开放起源于1914年颁布的《开放京畿名胜》条例,此后天坛公园各项功能变化都依据条例规定展开,体现了专业的知识权力对空间的规范作用。
 
天坛公园建园初期面临经费短缺的问题,提出《繁荣天坛计划》,及时建议通过增加经营活动,将营业额用于筹措经费。发展中期,管理部门瘫痪,缺位的专业知识给公园建设带来了巨大灾难,园内现状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1976年,天坛公园规划组编制的《天坛公园规划说明》及时纠正了公园的管理问题,重申公园建设应以游客为主体,并规定了后续工作应加强对园内景区的修缮,丰富园内活动项目。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明确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迈进。天坛公园在这一时期紧跟社会发展方向,倾听民意,强化公园特色,大力发展旅游业。
 
2008年成功申遗后,明确了“文化建园”的发展目标,利用天坛的独特文化资源和历史名园优势,弘扬传统文化。这一时间段内的所有举措都以保护世界文化遗产为宗旨。天坛公园的宣传在各处广泛展开,走进了社区、学校和各种企事业单位。天坛公园每个阶段的发展,均受到专业知识对园内空间布局的约束,利用相关知识根据不同时期的社会背景、经济情况等因素,制定下一步合理的发展方向和实施措施。
 
4.3监视权力对空间的优化作用
 
监视权力作为空间中微观权力的重要监督手段,将被观察对象——空间置于一个可被感知并对使用者发出改造指令的视野下。通过凝视作用,使空间自身具备改正和反馈的效应,实现自我行为训诫,并成为空间运作的一部分。监视权力发挥效益的过程分为层级监视、标准化的评判和检查三大部分。在规训阶段,通过空间中被观察的各类行为的反馈修正,自动优化空间。在评判阶段,通过政府和直属管理单位对场地的时时评估,提出规范化的裁决模式,对园内各类行为进行评价反馈,对有损园区整体规划的行为进行批评和强制整改,对有助于园区建设的行为提出表扬,并鼓励同类积极行为。

作为5A级景区和世界文化遗产,天坛公园需要每年接受监督检查,规范各类园内活动。检查行为通过政府等直属管理机关和使用者共同发挥作用,涉及的各类人群都可以借助带有评价的监视方法,巩固合理的权力、知识对空间的调整和治理。
 
>更多关于天坛公园服务功能变化的文章     
最新文章

Processed in 0.078 second(s), 100 queries, Memory 1.06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