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Jing8|盆景吧: 分享我的盆景生活日志

胡乐国搞盆景50年 选取的树桩最贵也没超过4000元

日期:2018-09-13 21:26:11     浏览:35    
核心提示:胡乐国搞了 50 多年的盆景,选取的树桩最贵的也没超过 4000 元,有的素材才花了十几元钱。胡乐国说,树木没有思想,但人是有思想的,能把一盆长相不好的树桩修理成好盆景,那才是一个合格的盆景师。因此,他在选取盆景素材的时候,
       胡乐国讲起话来慢条丝理,在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儒雅之气,虽然已经 78 岁了,但是谈起话来依然思维敏捷。近日,借第五届中国盆景艺术研究会召开之际,记者采访了盆景大师胡乐国。   
  
   人物简介:  
  
       胡乐国,祖籍浙江永嘉,1934 年生于浙江温州。1959 年进入原温州市园林管理处从事盆景研究与创作,自 1965 年开始主持妙果寺盆景园及温州盆景园的工作。1994 年退休后继续潜心于盆景艺术,力求有更新的突破与发展。 
  
     胡乐国先生成长于我国现代盆景发展和新旧更替、改革变新的年代。他接受老师项雁书整整十年的培养,遍访国内盆景界的前辈名师,在融会贯通、兼容并包的基础上,逐步开辟了一条自己的新路。  
胡乐国搞盆景50年 选取的树桩最贵也没超过4000元
  
    胡乐国的盆景创作较为全面,但主要以松、柏类居多,对松、柏类盆景擅长运用高干合栽的处理方式,并能针对不同的松柏素材,因材施艺,制作出形式风格各异的盆景;而对杂木盆景,他则以“修剪法”为主。胡乐国既继承了北派盆景对主干的取材与审美要求,又吸收了岭南盆景对枝条处理的方法,故其作品的表现形式多样,构图清新自然,景观动静相宜,洋溢着强烈的时代感和浓郁的书卷气,对当代浙江盆景风格的形成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艺术相通不相同  
  
    “搞盆景刚开始是误打误撞,没想到后来竟然慢慢地爱上了它,甚至一生都与它相伴。”胡乐国说。
  
      由于家庭出身不好,胡乐国高中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这时,在温州市园林管理处工作的亲戚告诉他,处里苗圃需要一位临时工。直到那个时候,胡乐国才和花草打上交道。刚开始,胡乐国对花草并没有兴趣,只是例行公事地每天给花浇水、除草,慢慢地他发觉,花草都是有灵性的,你对它好,它就会对你抱以回报;你认真地给它浇水,它就会对你微笑。于是,它对花草开始动心思了。再后来,拜盆景技师项雁书先生为师,专心学习盆景技艺。  
 
  胡乐国说,那时,温州的盆景受苏派、扬派、通派盆景的影响较大,别人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只停留在照葫芦画瓢的阶段。慢慢地,胡乐国开始对盆景有些感觉了,他发觉老一辈的盆景艺术家给树木造型蟠扎用的都是棕丝,做出来的盆景枝条显得呆板,看起来人工雕琢的痕迹太大,树木的自然美感一点都体现不出来。于是他就和师傅商量,能不能想个办法改变这个做法。 
  
     机会来了,一次单位派胡乐国去上海采购苗木,听说上海的海派盆景搞得不错,完成采购任务之后,胡乐国就绕道到上海植物园,向那里的盆景制作大师请教。他看到盆景大师在蟠扎枝条时,把传统的棕丝改成了铜丝,只是这一个小的改进,就让整个枝条看起来“活”多了。于是,回到苗圃,他把这一“新”发现告诉了师傅,师徒二人都认为改成铜丝是一个好主意。用上铜丝之后,他们做出的盆景,枝条果然看起来比过去的舒展多了,而且也更有艺术性了。 
 
 
   从而,胡乐国也意识到,做盆景是一门艺术。他说,音乐是有韵律的,有高、低之分,而盆景也是有韵律的,它的高、低就要靠枝条中的高、低错落来体现。他还在国画中吸取灵感,为此他还熟读《芥子园画谱》。经过自己的摸索,以及对其他艺术的借鉴,他制作的盆景《饱经风霜》和《生死恋》在北京首次举办的“盆景艺术展览”上获得了很大的反响,这两件作品还被邮电部门选作特种邮票图案出版。
   
       胡乐国说,各个门类的艺术本质都是相通的。如果盲目地把盆景做成一棵缩小的树,就和一个普通的匠人没有区别,既然盆景是门艺术,就要从各个艺术领域中进行借鉴。    胡乐国成功了,是因为他悟出了这个道理。  
   
     在继承中开创“高干垂枝法” 
   
      纵观胡乐国的盆景作品,大部分以松树为主。 
      
         记者问:“您对松树有特别的偏爱吗?”  
   
     “在第一次盆景大展上,我看到所有的获奖作品都是植根于地域文化的,而松树正是温州的本地树种,选材方便。”胡乐国说。“再一个原因就是,历史上,浙东鄞县人屠隆在论及盆景素材时,就有‘盆景自古以天目松为最古雅’的说法,我自己也这样认为。黄山为什么那么美?我认为和黄山奇松有很大的关系。每次爬黄山看到山上那些形态各异的松树时,我都会为之振奋,特别是黄山玉屏楼前那棵著名的迎客松,它给了我很多创作的灵感,那简直就是一盆大自然赐予的天然大盆景。”于是,在创作盆景的时候,胡乐国就把黄山松树的造型“嫁接”到盆景中。 
     
        过去搞松树盆景讲究一寸三弯,而温州苗圃中的松树都是直干型的,胡乐国觉得这种自然生长的松树看起来反而有一种自然的美感。因此,在制作盆景的时候,他就有意识地选取一些高干的松树,为了弥补高干给人视觉上带来的突兀感,胡乐国就选取一大一小,一高一低两棵松树,给人以高低错落之感,最后再用松树的垂枝来丰满造型。经过胡乐国的创新和改造,松树盆景看起来舒服多了。 
 
   经过多年的探索与完善,胡乐国成功创作出《向天涯》、《临风图》、《铁骨凌云》、《烂柯山中》、《涛声依旧》以及《信天游》等一大批为盆景界所熟知的优秀高干合栽式五针松盆景作品。 

 
胡乐国搞盆景50年 选取的树桩最贵也没超过4000元
 
   “高干垂枝”法成了他的独创,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温州盆景也进入了全国强者的行列。
 
    就地取才废物利用    记者问:“一盆盆景的好坏与素材的选取是否有直接的关系?”  
    
      胡乐国微笑着回答说:“有句话说得好,只有不好的园丁,没有不好的苗子。搞盆景也是如此,不要对素材过于苛求,也不要因为钱的关系,一味地选取‘大’、‘老’、‘粗’的桩子,不然盆景艺术就变味了。”   
    
     胡乐国搞了 50 多年的盆景,选取的树桩最贵的也没超过 4000 元,有的素材才花了十几元钱。胡乐国说,树木没有思想,但人是有思想的,能把一盆长相不好的树桩修理成好盆景,那才是一个合格的盆景师。因此,他在选取盆景素材的时候,往往会挑那些没人要、长相比较怪异的,这样做出来的造型才有特点。 
    
       一次,一个星期天的早晨,胡乐国发现楼下有很多人都围着一辆车买苗子,等他下楼的时候,长相好的苗子都已被人挑走。这时,他发现了一棵被人挑剩下的刺柏树桩,这棵树桩很有特点,有一半老根埋在土里,另一块老桩露在外面,他只花 200 元钱就把这棵老桩买下来了。
       
       回到家里,他就开始琢磨,如果按照原来的造型进行修剪,一点特色都没有,让人看到的还是一个老树桩子,不如把树桩的位置稍微调整一下,将埋在土里的树根往上移,改为观赏枯枝和树根;把原来露在外面的树桩埋在地上,重新养根,发芽。经过几年的养护,盆景的造型就出来了,左边的老枝重新长出了新枝,生机勃勃,右边则尽显老树的沧桑。经过这样的造型,这盆盆景看起来丰满多了。   
       
        这次,胡乐国参加第五届盆景研讨会,也把这盆盆景带来了,向与会者进行了展示,受到了大家的好评。胡乐国说,给大家展示这盆盆景的目的,就是为了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不好的盆景,只有不好的园丁,对于盆景的素材不要过分苛求。”        
        
 
标签: 胡乐国盆景
>更多关于胡乐国盆景的文章     
最新文章